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初遇凌辱

发布日期:2016-08-29  来源:本站  阅读:加载中

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居然是这么死的,还真是倒楣,刚出校门,就看到一个老头快要被一辆飞驰而来的宝马撞上,神使鬼差的,自己居然跑过去推开了他。是把他推开了,但结果自己却被撞飞了出去,一下子撞到了路边的花坛上。

  「他妈的,这花坛是大理石做的啊?撞上去怎么这么痛!」撞上花坛的我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去考虑花坛是什么材质的……拍拍身上,直接就站了起来,奇蹟啊!身上居然一点伤都没有,浑身也没有疼痛的感觉了。但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在地上居然还躺着一个自己……看着周围的人群无视站着的自己,反倒都只围观着地上躺着的那个自己,我迷惑了,不是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好人,怎么就今天莫名其妙的跑去救人了呢?真是倒楣死了。我才二十一 岁啊,我才刚要开始享受我美好的人生啊,难道我就这样的就死了?

  「心有不甘吧?孩子。」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我吓了一大跳,难道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来勾魂儿来了?这么快,要是官僚们也有这办事速度,社会能进步好大一块了吧!

  平静了下自己的心,我头也不敢回的说:「差大哥,你们这办事效率也太高了,不就勾个魂儿嘛,不至於这么着急吧?」「谁是你差大哥,你转过头来和我说话。」刚平静的心在转过去的那一刹那又震惊了,和自己说话的居然是位面相慈祥的老人,虽然看起来岁数很大了,但目光却很睿智,让我也判断不出他的具体年龄,但看他的样子好像就是刚才我救下来的那个老人。

  「您是刚才过马路的那位老先生?您没事儿吧……但是,您怎么看得到我的?」我像连珠炮一样的问了好几个问题,结果老人摆摆手,示意让我停下,慢条斯理的说:「我是说不重要,也不是现在的你能知道的,这个世界还有好多这样的事儿不是你想知道就能知道的,你以为区区一辆汽车就能伤到我?」我靠!这么说我白死了?人家根本不用救啊!我的人生啊,就因为这没有意义的一次逞英雄而结束了?我太倒楣了吧,冤啊……「心有不甘吧?人生就这么结束觉得倒楣吧?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不确定性啊!不过看你也不像什么正人君子,你那也叫人生啊?你这二十多年要让我过上半年我都过不下去,你活着也真没啥意义了。」这絮叨的老头嘴还真毒啊,我是好心救你的啊,你居然还讽刺我,有没有搞错?这世界上还真是不能当好人……没等我反驳,他又开始自顾自地说上了:「不过这一切都是机缘啊,你能看到我,说明你的潜质还不错,应该不至於浪费这能力了。就你这胚子,也不指望你能干出啥惊天伟业,但也别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遭了天谴谁也救不了你。

  算了,话不多说了,这就算我送你的救人的礼物吧,你回去吧!」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什么能力、礼物的,他说的每个字我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怎么连在一起就都不认识了呢?刚要发问,结果眼前一黑,就失去意识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醒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曹雨那哭红的双眼,「你可算醒了,你怎么能这么不注意自己的安全呢?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的,叫我怎么办啊?」说完就哭着抱住了我。曹雨是我的女朋友,现在和我在同一所大学读书。

  闻着曹雨身上淡淡的香味,我环视了自己所处的环境,白色的墙,白色的床单,还有好多不知名的医疗器械,简单的判断了下,自己应该是在医院,那就是说自己又活过来了?那刚才那个老人呢?难道是幻觉?人死了还能出现幻觉?

  但显然医生和护士不会给我这么多思考时间,看到我醒来立刻就围了上来,开始了各种检查,我像个玩具一样被他们摆弄了半天,曹雨就一直安静的站在旁边,关切地看着正在接受检查的我。

  自己感受了下,身体各个部份都没什么不适的感觉,随之心情也都放松了下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医院,护士都是三、四十 岁的阿婶,医生就更不用说了,主治医生是个矮矮胖胖的男人,看起来应该三十岁左右吧,胖胖的脸上长满了各种红色的痘子,看起来总觉得很猥琐,从胸牌上知道他姓朱,外表上看着还真蛮像头猪的。

  这位朱大夫可没注意到我鄙夷的目光,从进来开始,他的眼神就一直没离开过曹雨。今天曹雨穿了件灰绿渐变色的紧身T恤,把自己上身的曲线勾勒得相当清晰,丰满的胸部、平坦的小腹,看得朱大夫口水直流;再往下面是一件牛仔短裙,一双高跟罗马鞋,整体看上去非常协调,让曹雨原本就很修长的双腿显得更加灵动。曹雨的皮肤不是那种特别白皙的类型,但偏小麦色的肤色反倒给人一种很健康的美感,光滑的小腿加上毫无赘肉的线条,让曹雨从骨子里透着性感。

  曹雨只顾着关心我的情况,这猪头大夫就这样痴呆一样的看着,连旁边护士叫他都没反应过来。

  检查很快结束了,结果是我碰到奇蹟了,被撞出去十几米,没死不说,居然毫发无伤。但由於之前昏迷了好几个小时,所以医院还是决定让家属陪同,留我今天在医院院观察一晚。

  朱大夫一脸猪哥相的跑去到曹雨跟前,一边用猥琐的目光看着她,一边简单的说明了下我的情况,然后让曹雨赶快去楼下办理住院手续。听到我没出什么大问题,曹雨顿时放松了下来,连猥琐的朱大夫在她眼里也变得顺眼了,接过朱大夫手里的住院单后,和我打了声招呼就跑下楼办理手续去了。

  看着曹雨圆翘的小屁股消失在病房门口,原本一脸猪哥相的朱大夫神色终於恢复了:「好骚的小婊子啊!这小屁股挺得翘翘的,真想看看她撅着屁股在床上时的样子,正好今天晚上值夜班,不怕干不到这骚货,哼哼哼哼!」听到这段话让我震惊了,不是因为朱大夫话里的意思是今天晚上要对我女朋友下手,而是朱大夫的嘴根本就没有动,而我也不像是用耳朵听到的,更像是用眼睛「听到」的。再看周围的护士明显一点都没听到嘛,而我也再也「听」不到朱大夫说更多的话了,我现在怀疑我是不是被车撞得幻听了都。

  医生护士都走光了,我才仔细观察了下这间病房,这是间双人病房,现在只有我一个病人住,看窗外天已经黑了,不清楚具体几点,我出车祸的时间大概是中午12点左右,那么就是说我至少昏迷了七个小时以上了。不过那一切真的都是死后的幻觉吗?为什么给人的感觉那么真实呢?

  曹雨办好手续很快就回来了,温柔的坐在我的床边,拉着我的手给我讲述了下我昏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原来我已经昏迷了九个小时,车祸发生后不久警察和急救车就赶到了现场,在我的手机上找到了姓名为「老婆」的联系方式,所以就第一时间联系到了曹雨,等曹雨赶到现场,肇事人已经被交警带走做笔录去了。

  没过多久,聊天就被朱大夫打断了,他拿着两份儿便当说:「这么晚了,已经没地方吃饭了,刚才特意多订了两份便当给你们吃。你从中午就没吃过东西了吧?多喝点这家的粥,很好吃的。」说完就把便当递到了曹雨手里。

  因为我苏醒的原因,曹雨本来就对这个长相猥琐的医生心存感谢,现在又见他这么热心,更是暗自庆幸碰到了个好大夫。但我却在心里暗自嘀咕着,这个不会就是他说的什么「点心」吧?不过毫无证据的,自己这样去怀疑别人总觉得不好,而且朱大夫把便当放下了就出去了,我也就没太当回事儿,一天没吃饭的我也确实饿了。

  晚上,不知道是几点,我和曹雨早就已经睡下了,一直在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一切的我却怎么也睡不着。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卡啦卡啦」的开门的声音,我想起来去看下,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四肢就像不属於我一样没有知觉,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时一个黑影从门外踱了进来,看体型立刻我就猜出来了,来的正是刚才送来便当的朱医生。见他走进房间,走到了曹雨的床边,随手打开了床头的小灯,他居然也不怕弄醒了曹雨。

  藉着灯光,他看了下装睡的我,又细细打量着睡着的曹雨,从大衣兜里掏出一个数码相机,我知道他是打算一边凌辱我的女友,一边拍照留念了。

  现在的我很想起身把这个色狼医生真的打成猪头大夫,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自己根本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只能看着他一点点地把女友的衣服脱光。

  只见他把曹雨扶了起来,靠坐在他身上,很轻松的就把那件紧身T恤推了上去,又解开了女友的短裙,轻轻的褪到了小腿的位置,这时候的曹雨身上就只剩下内衣裤了。

  曹雨还是蛮保守的女孩子,内衣还是纯白色的,样子也没什么特别,穿在身上显得女友清纯无比。但可能就是这清纯的样子激发起朱大夫的兽欲,一边熟练地解开了曹雨的内衣,一边对着昏睡中的曹雨说:「看你这清纯的样子,估计也就20、21吧,没想到这胸部发育得还真是好啊!看你的脸这么正经,不知道经过我的按摩后还会不会这么清纯啊?」干!他居然把刚刚脱下来的曹雨的内裤揣进了自己口袋里,真不知道女友醒了发现自己内裤没有了会怎么想。

  朱大夫看着已经基本被扒光的女友,下身都已经肿胀得快把西裤撑破了,他飞快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光溜溜的爬上了曹雨的床,两只大手迫不及待攀上了曹雨柔嫩的胸。开始他只是单纯的用力地揉搓着,可能觉得这样不过瘾,就大力地握住女友的胸,用舌头不停地挑逗着敏感粉嫩的小乳头,昏睡中的女友貌似也感觉到了刺激,呼吸也变得不太平稳了。

  朱大夫开始逐渐转移着重点,身子趴了下去,用力把女友的双腿曲起,然后向两边压下去,我女友的私处就这么整个暴露在他面前,这样的姿势连两片阴唇间的小洞洞都被张开给他看见了吧!

  此时的我居然兴奋得要命,下体也胀得快要爆炸一样,也不是太气愤,虽然心里也咬牙切齿,但是却不是在骂那个朱大夫,而是在骂自己心爱的女友:他妈的,平时装得那么清纯,现在竟然躺在这里被一个陌生男人掰开双腿,还把自己的小穴露给别人看!

  在朱大夫的挑逗下,曹雨的下体早就传出了「滋滋」的水声,「表面看上去如此清纯,这两边阴唇却是肉肉的,你骨子里肯定很淫贱啊!我敢说无论哪个男的只要挑逗你一下,你肯定会撅着屁股主动给人家干吧,那我可就不客气喽!」自言自语完,就搂着曹雨的腰把她翻了过来,变成趴在床上的姿势。

  朱大夫一边揉着曹雨的大屁股,一边用他的鸡巴在曹雨的股沟里摩擦着,趴在床上的女友也在睡梦中配合他发出一阵阵诱人的呻吟声。猪头大夫的鸡巴不是很长,也就14厘米左右吧,但是却出奇的粗壮,像大号的针筒一样,而且青筋暴露的十分坚挺。

  看来他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把曹雨的双腿一劈,自己就趴在曹雨身上,一只手扶着鸡巴开始寻找着曹雨的小浪穴。曹雨的呼吸随着男人的摩挲开始变得急促起来,突然见她面色一紧,然后居然「嗯嗯啊啊」的叫出了声儿来。我知道我女友的小穴终於还是被一个今天刚认识的男人给干了,我心中现在虽然难过,但更多的是兴奋,自己心爱的女友在不知不觉中被陌生的男人强 奸,实在是太令人……朱大夫趴在曹雨身上,用舌头舔着曹雨的后背,臀部快速的做着抽送运动,下体打在女友丰满的屁股上「啪啪」作响,曹雨不停地发出「哼哼」的呻吟声,被干得身子都粉红起来,逐渐进入状态的蜜穴开始渗出大量淫汁,发出「呱唧、呱唧」的水声。

  可能是突然想起来自己居然忘了拍照,朱大夫从曹雨的小穴里拔出了湿漉漉的鸡巴,下地拿起相机,又把曹雨翻回来拉到了床边,举起了女友的两条腿架在自己肩膀上,用鸡巴抵住女友的屄缝开始不停地拍起来……接着女友因兴奋而潮红的脸、两个坚挺的乳球、光滑的小腹,还有那原本秘密的桃源深处,都被相机记录了下来。

  接下来又是一轮新的抽插,这次因为角度的原因,我看得更清楚了,硕大的龟头藉着淫水的润滑很顺利地就插进了女友的小浪穴,两人的耻毛互相纠缠着,这样的体位让男人的鸡巴可以插得更深。曹雨的呻吟声也开始逐渐变大了,每当朱大夫的鸡巴几乎完全抽出再狠狠插入的时候,女友都会发出一声近乎哭泣的呻吟,双眼虽然依然紧闭着,但紧咬着的嘴唇还是说明在睡梦里的她被这个男人肏得很舒服。

  朱大夫抽插的速度开始变快了,此时的他已经顾不上去拍照,全身心的开始肏着身下的曹雨。两个人的下体现在都已经一片狼藉,随着每次抽插都卷动着女友的阴唇,男人的阴茎上全是从曹雨的蜜穴里带出的白浆。

  看着朱大夫抖动的大腿,我知道他已经在射精的边缘了。自己清纯的女友马上就要被这个丑陋的男人内射了,心里真的非常矛盾,自己真的很爱曹雨,但现在又兴奋的渴望看到她被人凌辱的样子……果然,朱大夫又抽插了四、五十下,然后用尽力气把鸡巴插在她的小穴里,同时大叫一声,就把自己的精液全部灌在了女友的骚屄里。他的精液好多,不知道积攒了多长时间了,只听到「噗哧、噗哧」的射了六、七下,然后他拔出了还没软掉了鸡巴,马眼还在不断冒出白色黏稠状的精液,送到了女友的嘴边,掰开她的香唇就把鸡巴塞了进去,曹雨居然还配合着吮了起来。

  朱大夫又拿起相机,对着曹雨沾着精液的双唇和不停地流着精液的小穴连拍了十几张照片。之后他穿好自己的衣服,又给曹雨穿上了衣服,当然内裤作为战利品没还给女友。最后关上灯、带上门,漆黑的屋子里又只剩下我和刚被凌辱过的曹雨。

相关链接:

上一篇:陈然烈士真实刑讯笔记 下一篇:色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