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色厨

发布日期:2016-08-29  来源:本站  阅读:加载中


--------------------------------------------------------------------------------

「第一章」神秘重犯的秘密叮咚的一声!铁门下面的小窗被打开了。「二○ 九号吃饭了。」「哪个龟儿子才吃你妈做的臭饭呢!」从窗里传出来了一个男人 的声音,他的声音是如此的有穿透力,让旁边的几间牢房的犯人吃了一惊!「

「二○九号,你再不吃饭!就让你以后吃自己的……」在外面的狱警大声的 喊道。

「哈哈……是不是让我吃自己的屎尿吗?我他妈的人都吃过,还怕吃自己!」 外面的狱警听了这个犯人的话,脸马上变的青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全身在打抖, 虽然尽量放松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他过了好一阵才放松下来。在一旁的武警 战士是今天才来的,他叫柳庆,今年19岁!他看见王监狱长在不停的打抖,还 认为他是在打摆子呢!

「里面的犯人,你听着。在这里你要好好改造,不得违反监狱里的纪律!」 柳庆叫道,里面的人没有叫了!「王大哥,我们继续发饭吧?」「不了,小柳, 我不舒服,就麻烦你发了!」「没的事,王大哥!快找李医生看看吧。」没等柳 庆说完,王监狱长就没人影了!真奇怪,柳庆心里想到。他摇了摇头就开始发饭, 「三号房吃饭了。」

「小同志,怎么我以前没见过你啊?」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犯人轻声问道。 「对,我是才调过来的。我问你,二○九号怎么住单间呢?」「你来时就没有人 给你说过?」

「我上午才来的呀!」「我告诉你,二○九号就是奸杀107个女人的重犯!」

那位老犯人说着话时,身子也在不停的抖。「有些女人被她干了以后,还被 杀了做成菜呢!他没被抓时,是?省有名的厨师呢!」

「是那个饭店的呢?」柳庆好奇的继续问道。「好像是好什么味的,我也记 不清楚了!」「哦」的一声!柳庆他突然扒着墙壁呕吐了起来。「小同志,你怎 么呢?」老犯人亲切的问道!「没什么,我中午吃坏了肚子!」他也不顾那个热 情的老犯人好心的询问,快步跑了出来。他入伍前就经常和姐姐去市里最有名的 「好美味」饭店吃饭,曾经有一次他居然在菜里夹出了女人用的口红。虽然主厨 再三道歉但他还是不接受,自从那次以后也再没有去了。后来听说主厨被警察逮 捕了!

「难道,我也吃了被那个犯人用奸杀女人身上的肉做的那些」美味佳肴「?」 柳庆想到这里又开始不停的呕吐。「好恶心哦!但是,世界上也没这么巧的事情 吧?」柳庆捂着自己的肚子想到,他想那个犯人不一定就是「好美味」的主厨。 「这里可是最高人民法院的直属监狱,他不大可能被关到这里嘛!」柳庆又想。 但他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件事,他就转身像二○九号犯人的单间走去,他感觉到自 己的步伐是如此的沉重!

二○九号犯人是不是「好美味」的主厨?下回分晓。

--------------------------------------------------------------------------------

「第二章」韩国烧烤柳庆他屏住气。一步步向关押二○九的牢房走去,他往 里面望了又望!他这才看清楚,原来里面的人果然就是「好美味」的主厨,天啊!

柳庆这次却没有恶心,他现在感觉自己肚子里空空的。他也不顾身份对里面 的人喊起来了:「你是好美味的郑师傅吧,我可是你的老顾客了!」

「啊,你是?」里面的犯人冲到了窗口。「你该认识我吧?我可和你吵过架 了。」

柳庆问道。

「我认出你来了,你当兵了!」「我5月份才入伍的。」「求求你了,给我 弄点吃的吧,我有3天没吃饭了。什么都行啊!」

「唉!刚才,你怎么不吃呢?」「你不知道啊!他们在饭里面放了泻药,我 已经拉了1个月了,他们说我连女警都杀了给人做菜吃,就要叫我拉死!我…… 还被他们……

我不说了!「

「好,看在我们是同乡的份上,我给你弄点吃的。」柳庆转过身看了看过道 里有没有人,当他看见过道里空无一人时,心里松了口气,要知道在监狱里监督 改造的公安和武警,如果隐瞒自己跟犯人的关系是要受相等的处罚!

他快步跑回食堂,买了一碗面霸一二○。泡了半天,给二○九号的房间送去! 「吃吧,我刚泡的。」里面的犯人从柳庆手里接过面,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谢谢你了,好兄弟。」

「不要说废话,趁热吃。」柳庆这时心里也感到酸酸的,嗯,柳庆看着里面 的犯人狼吞虎咽得吞下了这碗面,想起了小时候同父亲吃面的情景情不自禁地流 下了泪!他父亲在去年因为癌症离开了自己,父亲我永远不回忘记你!

「好弟弟,你怎么了?」啊!柳庆这才发现自己流泪了,「哦,我眼睛进了 沙子,没什么。」他强装欢笑。

「你是怎么进来的?」柳庆虽然从老犯人口里知道二○九号犯人的罪行,但 是他还是想从二○九号犯人嘴里听他自己的罪行。

「好吧,只要你天天给我送吃的,我就给你讲一个我做菜的故事!」二○九 号犯人檫了擦嘴说道。「咳!你可真会讨价换价!」柳庆假装发气大叫了起来。

「我今天,给你讲我杀第一个女人的故事吧。那时,我刚刚从职高毕业。因 为没有什么文凭,只好再学了2年厨师。我被一家韩国烧烤店招了,那里的女老 板40几岁,平时就喜欢穿的暴露,把我这个涉世不深的小青年惹的焦急!她的 奶子大又圆,好有力哦!」

柳庆看二○九号犯人说这话时,眼睛里发出了一道凶光!叫人看了心打战。

「我平时就把她想成自己的性奴隶,被我用各种方法玩弄,我饿了就喝她的 奶,她饿了就喝我是精液。哈哈!

「我总是等着同老板独处的机会。我当时想她穿的那么风骚,还不是想勾引 男人!

一天,我们很晚才收铺。老板叫我收拾一下厨房,我满口答应,太好了,机 会到了。

「我把自己的衣服都脱光,小心地走到老板的办公室,她正在打电话,我看 她笑的是那么淫荡!我就知道她正在和小白脸谈话呢!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扑向了老板。

「老板这时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我这个平时说话不多的小伙计,竟是个 色鬼!

她防护着自己的胸口:「你要干什么,你给我滚出去!‘

「‘哈哈,老骚货,你应该知道我想干什么!’我迫不急待的扯烂了老板的 黑色簿纱衣服,把她按着办公桌上。好美的胸部哦……‘不要啊!我求求你,我 太老了!都可以当你妈了,放过我吧,我可以给你钱!’

「我听到这话,脸色大变,我平时就讨厌这些有钱人!‘妈的,老骚货,我 要干你的屄,我才不要你的臭钱呢!’

「我接着把那个老骚货的内裤扯了下来,哇……好隆的阴毛啊!我粗鲁地把 老骚货的大腿分开,看到了老骚货的两块阴唇红红的。我忍不住开始用我的长舌 给她的阴道清洁!‘哦……哦……不要!’那个老骚货拼命地挣扎。‘你再动我 就弄死你!’我把握在手上的匕首在她的面前晃了晃,没想到那个老骚货,不仅 不再叫了,还把尿都吓了出来,弄了一嘴都是!

「‘妈的,骚货你想我的大炮吧,想的射了吗?’我狠狠的捏了她的大奶! ‘我不敢了。’她向我乞求。

「我停止为她阴道的清洁,‘快给本大爷舔干净!’我手指了指阴茎。她用 颤抖的双手捧起我巨大的阴茎,开始了上下套弄,她是想我快点发射。

「‘不行,要用你的嘴,骚货!’‘好。’她把我的阴茎送进自己的嘴里, 说实在的她的口技是我玩过的女人中最好的。我开始放松高度紧张的神经享受这 种高级服务。

突然!我感觉到自己的下面一股刺痛,妈的,老骚货正在咬我阴茎!

「‘去你妈的,骚货!’我想都没想,下意识的给个了她几刀!‘啊!’她 发出一声惨叫,我才意识到自己杀人了。我慌张的丢掉了粘满鲜血的匕首,看了 看自己的下面也是流血不止。我四处找止血药,终于找到了一瓶云南白药。我急 忙撒在了自己的阴茎上,血止住了!我摸了摸老骚货的鼻孔,没气了!我杀了人 我怎么办,我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突然,我想起了自己看过的香港???‘人肉叉烧包’。一不做二不休! 把她的肉做成‘韩国烧烤’。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开始用劈骨刀劈下了那个 骚货的头。接着又开始放血,我可接了整整一盆子的血。脚掌,手掌都不要,她 的下面和里面的卵巢我也不要,这样子是做不出好的烧烤。我把她的皮剥了下来, 把肉一绺绺的切了下来,现在我可是用的切刀哦!」柳庆听了心里不禁一惊。

「把她大腿上的肉切的大一点,腿上的肉是最好吃的。哈哈……!」柳庆越 来越觉得二○九号犯人是个杀人魔!

「骨头留下来吗?」「要啊,做骨茶汤来喝还是不错的哦!我用了1个小时 就把第二天原料掺在里面,真是个好菜啊!

「我清理了现场,把那个骚货的头呀什么的都丢在马路上,看着被行驶在道 上的汽车碾压成肉渣。哈哈……!

「第二天,骚货的老公来了。我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历来不好,那个龟孙是个 吃扒饭的。我昨天最后离开的事没人知道,因为我是在回家的路上见到老骚货, 从前老骚货也离家出走1个多月呢?

「晚上,我就拿肉烤来卖。没想到销完了,食客们个个给我竖起了大拇指, 还说下次还要来吃这美味的烤肉!我心里想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吃的是人肉会怎么 样?哈哈!那个龟孙,还加了我的工资,他不知道今天自己卖的是自己老婆的肉! 哈哈……」

柳庆听了他的这次笑,感到自己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

「第三章」麻辣火锅「自从,我杀了那个老骚货以后。我经常被噩梦惊醒! 我梦见她披头散发,身上血淋淋的。她向我要命。」

柳庆看了看这个犯人在说着话时全身发抖,他心里想:「这个嗜血如命的杀 人恶魔也有怕的时候!」

我在烧烤店又干了1个多月,我天天「提心掉胆」害怕警察发现我的罪证。

「你就离开了吗?」

「对!虽然那个龟孙给我加了1倍工资,我还是决定离开这个地方!我不敢 在大的饭店干活,一连2个多月都没有活干,常常饿肚子。我很后悔当时自己图 一时之快而杀人,因为我经常噩梦,就给那个老骚货烧了点纸钱!

「终于,我在一个亲戚那里帮忙。他家是卖麻辣烫的,光顾的顾客很少。他 也不想再赔下去,就把铺子让给了我。我开始还是像以前一样,但是有一天,已 经是凌晨1点多了,客人还是很少。我准备收拾了回家,这时远处来个穿着职业 装的女人,看她的年龄在25、6,好有气质哦!

「她的三围很标准,长长的秀腿被黑色蕾丝袜包裹着,看了以后真让人性情 大涨,下面的阴茎不知不觉翘了起来。她不给我玩可是浪费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的兴奋心情冲那个白领女人大叫道:」小姐,来尝一尝火锅吧!‘

「‘你给我走开,我才不吃这种脏东西!’她用嘲讽的口气向我说道。‘这 不是脏东西,我做的东西绝对干净卫生!’我辩解道。‘给狗吃还可以!哈哈… …’她又用嘲讽的口气向我说道。

「我被这个臭婊子的言语激怒了冲上去跟她拉扯起来,我用我的大而有力的 双手拧住她的两个又大又软的乳房。

「‘你这个疯子,快把你的脏手从我的身上拿开!’她也是个不轻易屈服的 婊子,她认为我只是一般的挑衅!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放开我疯子! ’

「‘啊!’我被这个臭婊子用小小的虎牙把我的右手背了咬一口,‘妈的小 婊子!

你敢咬我!‘我一耳光就打了下去,她就被我打的瘫在了地上。’救命啊! ‘她无助地喊道。’你叫破了嗓子也没人来,小婊子!你今天遇到了我这个疯子, 算你有运气,哈哈!‘

「她拿出手机打110,口里说道:」我要把你送进警察局。‘’你敢打电 话!‘我一把抓过了她的手机。摔了下去并踩烂!’小姐,你流血了,我来帮你 擦干净吧?‘’滚开,滚……唔……!‘她哭着叫道。’小姐,我可不能让你这 么漂亮的女人一个人走!‘我一把抱着她的头。’求求你大哥放了我,我给你钱! ‘她用哀求的口吻说道。

‘妈的,你们女人为什么总是想用钱来拉拢男人!让我仔细的看看你。’我 用力扯着她的长发。

「‘哇,好美的小婊子哦!我们来打个????吧,’我一把按着她头和她 来了一个深吻,‘呀!小婊子的血怎么是香的哦!我可喜欢,哈哈……来,我请 你吃火锅。’‘放了我吧!大哥,我有3个月的身孕了?’

「太好了,我就喜欢有孩子的女人,那才是真正的女人吗!‘你给我说实话,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是你丈夫的吗?’

「‘不是,我还没有结婚呢!’她拼命地摇头答道。‘那是谁的?’

「‘是,我们老板的!’她红着脸说道。‘哦,你不就是二奶吗,哈哈!’ 我大声的笑道,‘你这个婊子真他妈的连狗都不如,还有脸说我!’

「‘是,我是婊子,我不是人,大哥放了我吧,我叫我老板给你20万好吗? ’

「‘妈的,不要在我面前说钱。呸!来你跟我做一次,我就放了你!’好, 她二话没说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她原来穿的是婷美塑身内衣。看是我直流口水!

「‘好,你给我跳个舞瞧瞧!’我拉下了卷帘门,那个小婊子开始了淫荡的 艳舞表演。她晃动着自己的身躯,眼睛里露出调逗的神情!」

柳庆问道:「你是不是放过了这个女人?」「对,起先我还是有这种想法, 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后来,你还是杀了她了!」柳庆叹了口气为这个可怜的女人可惜。

「我一边开心的欣赏她精彩的艳舞表演,一边抚摩自己的下面。在这时,我 突然想起那个老骚货,她的身影好象就在我身边嘲笑我!

「‘你过来!’我用命令的口气喊道。‘老板,你要我干什么都行。’‘好 吧,你爬到桌子上。’

「她顺从的爬到了桌上,我从她屁股背后插入自己的阴茎。我的阴茎在她长 长的大腿上来回抽插,用她穿在大腿上的黑色蕾丝袜来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

「‘哦!我要射了婊子,把你的头转过来。’我一下就把自己的精液射在了 她白白的脸上。‘婊子你做完爱真美!’我抚摩着被我的精液射的花花的嫩脸轻 轻叹道。‘来我们再干一次吧,婊子?’

「‘脱了你的内衣,婊子!’我狠狠的嚷道。她擦了射在自己脸上的精液后, 就又顺从的把自己的内衣脱掉了。

「‘哦,好大的乳房哦!’我忍不住叹道。我用揉又用扯,她开始进入了状 态。脸上露出了红润的颜色,显然她要达到性高潮了!

「‘婊子把你的腿张开,哇!流了好多水哦,你太贱了!’我开始使用自己 的独家技巧,舔她的阴唇。她的阴唇又红又嫩,我舔的满口淫水。

「‘老板快把你的东西插进我的里面,我痒急了!’她用哀求的口气叫道。 ‘好你个婊子,发情了吗,哈哈……!’

「我一下子就把自己的阴茎插入她窄窄的阴道里,开始了新的一轮进攻。

「‘哦……哦……老板用力插…插死我吧……’她呻吟着,显然现在的她已 经是进入了高潮了。我爬到她的身上玩命的抽插,就在这时我觉得这个婊子的死 期到了。我假装和她接吻,突然用锋利的尖刀在她的脖子上划了一刀,鲜血从她 的喉管里一股股的渗出。她睁大了眼睛,用自己的双手拚命捂着喉管,挣扎了几 下后就死了。我这时也进入了高潮,屁股在她的大腿内侧晃动,哦!射了。

「看着死在我手上的第二个女人,我笑了。我从老骚货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我爬了起来向这个婊子的尸体说了一句:」谢谢你了,贱货!‘

「我擦干净了沾在身上的鲜血和汗水,开始了对她身体的研究。这个婊子身 材瘦小正是做火锅底料的绝品,但如果全用她的肉做一种菜肴,客人们一定会吃 的不开心,我这个菜就是做的失败。

「好,一半做底料,一半做‘串串香’。有了上次的经验后,我做起菜来就 如鱼得水。还是先宰掉她的头,接着用五香的调料拌了一下,又用尖刀剥开她的 肚子,把她的内脏和她跟她老板的野种扯出,又用五香的调料拌了一下。慢慢的 切肉,她的手、脚、下面都甩给野狗吃。哈哈……」柳庆听了以后又开始呕吐。

「做火锅要用四川的‘秘方’,我可不知道我就撒了一泡尿在锅里!好骚哦 ……哈哈!肉用温火慢慢的炖了6个小时,第二天晚上我一开张就有3个小青年 吃了,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吃我用心做的火锅和‘串串香’。我心里面异常激动, 他们用事实证明了我的菜实在好吃,他们一共吃了300多块。自从这以后我的 火锅店在这里出了名,我也接着杀了30个女人满足客人的好胃口。哈哈……!」

「哦,你不要说了,我受不了!」柳庆吐的软弱无力缓缓说道。

「下次的更精彩,快去给我找吃的,老子饿了!」

--------------------------------------------------------------------------------

中秋月饼

--------------------------------------------------------------------------------

(一)

我离开了餐厅,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到北京去「!

这真是一个做厨师的最大的愿望「。

当当的脚步声从我的门外传来,我下意识的拿起了自己平时随身的菜刀。

是谁呀「?我屏住自己急促的呼吸轻声的问道」。

我,你姐姐「!

啊!「是姐姐呀,我急忙放下手中的菜刀,打开了门」。

是姐姐呀,你可把弟弟我吓坏了「!

你又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还怕什么呢「?

姐姐,我杀过人「!

哈哈…弟弟你不要骗姐姐了,看你长得白白嫩嫩的怎么会杀人呢「?

你见过我说谎话吗「?我冷静地抱着姐姐说道」。

那就好办了「!她欣慰的说」。

好什么好「?我不禁问道」。

弟弟,你躺下来让姐姐给你服务再说「。姐姐边说边脱我的裤子」。

她脱掉了我的裤子以后俯卧在我身上,姐姐说道:「你可以站立着也可以跪 在我身前。

我照着姐姐说的话,站立着让我姐湿润的唇含住我的龟头「!

我这时下意识的发出了…噢…哦…低沉的呻吟声,她的唇绕着我的龟头后段 缓缓旋转,她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就马上收缩口腔,足够的吸力以将我的阴茎 缓缓引入自己的口中。

她的双唇紧紧绕住我那肿大的龟头和茎部,轻轻用舌尖挑动我的龟头尖端。 嘴唇同时开始做上下摆动。几分钟后,再换吸吮,重复动作。

我要射…射…射精了「!我用急促的声音喊道姐姐」。

姐姐突然用拇指摁住我的阴茎的最根部,我惊奇的问道姐姐「。

姐,怎么不让弟弟射出来呢「?

我们还没有达到高潮,我这样做是要堵住精液前进通道防止你提前射精。姐 姐回答道「。

尽管我发觉自己已经出现抽搐的状况,并且也作出射精的条件反射,但精液 就是没有滑出的。姐姐继续努力吮吸我的龟头,延迟我的喷射。

当姐姐最终允许它射出时,发现我射的是多么的长久而强烈,我射精的强度 令姐姐大吃一惊。

我的精液射了姐姐一嘴,她像吃燕窝似的小心翼翼的吞咽了下去。

我这次终于享受到性爱的快乐了!谢谢你,我的好姐姐!

我上前吻了姐姐一口,我们两的舌头纠缠着了一起,这个吻足足吻了3 个小 时。

这一天,我们一共干了20次,直到我射出了血。

--------------------------------------------------------------------------------

(二)

弟弟,我给你说说姐姐以前的事情「。姐姐披着衣服靠在床头,拿出了一支 香烟,点燃抽了一口以后就开始跟我讲她和我姐夫以前打拼的事情」。

柳庆听了这话,打断了色厨的话语问道:「李姐有男人」?

对,我姐不仅有男人,还怀了我外甥「。色厨冷冷地说道」。

那时,我姐和我姐夫刚刚来到厦门,「举目无亲」只有靠走私一些小商品为 生「。

一天,这些该死的警察来收保护费,我姐夫因为刚刚把货款给那边,只给了 一千元。

这些披着警服的强盗说什么也不敢,说我姐夫不给他们面子。

就用一根绳子把我姐夫绑在警车后面,拖着走。

我姐夫死了,但是他们这些禽兽没有放过我姐,可她当时是个大肚子呀「!

柳庆看色厨说这话时异常激动,心里咕噜着:「你小子也不是连大肚子也杀 了做菜了吗」!

他们轮奸了我姐,我姐姐因此流产,我外甥也没了「。

我姐姐为了给我姐夫和我外甥报仇,进入了娱乐业当了小姐,并有意识的认 识那些黑社会的,利用他们杀了那次在场的男警察「!

柳庆听了色厨的述说吸了一口冷气,他在心里叹道:「真是最毒妇人心呀」。

你还听不听「?色厨见柳庆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没了劲」。

我要听呀!怎么不听,我可不想自己的饭白给你吃了「。

好…你可要用心听约「!

我听了姐姐的哭述后,当即大怒并向姐姐发下毒誓,如果自己不能用世界上 最痛苦的酷刑杀死那3 个女警察,我自己就下油锅。

自从,我答应了姐姐以后,我天天受在警察局门口,掌握那5 个女警察的行 踪。

到了八月十四,我终于发现这些警察要去一个餐厅聚餐。我开着姐姐给我搞 来的出租车装成等客的样子在这个餐厅守侯着,足足等了3 个小时。

她们出来了「!我发动了车子,靠进了她们」。

喂!小苏今天你们都醉了打的回家吧,我们还有娱乐节目呢,就不送你们这 三个大美人了「!一个喝的」东倒西歪「的男警察说道」。

好的,我们不搅你们的局了「。一个为首的女警察回答道」。

她们都上了我的车,也就是自己把自己送到了黄泉路,…哈哈…「。

我在她们三个上了车才看清楚她们的面容,一个有40多岁长的很有气质,另 两个有30岁左右也长的不赖「。

我当时的第一想法就是要把她们做成赖哥和他那个娃娃脸情妇赏月的点心, 哈哈…「。

是不是月饼,哦…「。柳庆又开始了呕吐因为他刚才在宿舍里一口气就吃了 4 个月饼,你好残忍」。

残忍!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残忍,比起你们警察来说我还不够狠「。

她们也该死连我开车的方向都没有发觉到,我把车开到了一个废旧的食品厂。

到了,下车了「。

这是那里,这不是公安局的宿舍「?那个40多岁的警察说道」。

是在这里,这里就是你们的坟场「。

我打翻那个问我话的女警察,另两个女警察马上从迷隆中惊醒了,一起扑向 了我「。

说实在话,我当时差点被打翻,但是从我拿出自己放在车备箱里的菜刀,现 场的状况改变了。

我一刀就砍翻了穿裙子的女警察,接着又砍翻了另外一个女警察「。

血哇…令我兴奋的鲜血从她们的伤口流出,好香的血呀!我舔了又舔沾在刀 口上的鲜血,不禁叫了起来「。

你们三个贱货,还不快把衣服都脱了。我要一个一个的来「!

知道吗!我可是第一次玩女警察呢…钨…哈哈…哈哈「。

大哥,我们和你无怨无仇,你就放过我们吧「‘’‘’‘’!那个老一些的 女警察哭着说道」。

我就是和你们有怨有仇,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哈哈「。

三我一把逮住那个老女警察,说道:「只要你们把我服侍好,我不会杀你们 的」。

哪!你想怎么样吗「?那个老女警察哭丧着脸问道」。

我们就玩了游戏,那就是你当我的妈,让儿子我好好操你「!我玩弄着她的 乳房说道。

噢!「我差点就忘了给你们两位包扎了」。我从另外两个女警察笑着说道「。

我来了!「我用舌头轻点轻扫她们两人的伤口,舔食着刚刚流出的鲜血。

我舔了好一会儿,才放下她们,并用绳子紧紧地绑住这两个骚货。

妈穿上,我把一件透明的纱衣递给老女警察叫她穿上,那件衣服可是上次姐 姐穿过的。

我在后面看到我的这个临时「妈妈」,她衣服穿得是黑色的乳罩,妈妈的两 个「丰满」的大乳房,随着她的走动,一颤一颤的,下身是件黄色的性感内裤, 紧紧的包裹着她丰满肥翘的臀部,的小穴高高的突起被中间的裤线,把她的嫩穴 分开两半。

看的我好想揉捏她的娇嫩的小穴。我的这个「妈妈」身材好极了,没有一丝 赘肉,没想到她丰满的臀部上边,腰枝是那么的细,小腹是那么的平坦,简直就 想刚结婚的少妇,根本就不是40多岁的人嘛「!

激起我这个青年内心里强烈的「欲火」,我马上压在她身上,抱着她的头, 一边和她亲嘴,一边操她,,敏有些受不了,这个老骚货被我操得不住叫唤。

「妈妈!儿子给你口交吧」?

我说完就扑上去亲她的阴蒂,「儿子千万不要这么狼吗!」在我的身下的妈 妈呻吟道。

我看了看在身下的妈妈一眼,然后又开始亲吻她的嘴唇、耳珠、耳背、颈部、 乳房、小腹、腰,妈妈你浑身是不是有点发麻的感觉了「?

「啊!」「是呀,好儿子」。

我接着开始接近她的阴部了。

先从她的大腿根部开始亲,用力的分开妈妈的双腿,开始用舌头轻点轻扫她 的大腿,从她的大阴唇外侧°°大腿根部的骑缝处由下自上轻舔至她的髋骨部位 (小腹左右二侧),重复近十遍。

妈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痒很麻呀「?

好儿子,妈的阴道口部位会有酸涨的感觉。妈妈回答道「。

我看了看妈妈的胸上鲜红的两粒就用的手指捻着大樱桃,使劲地挤压着。

呀!奶!是白色的乳汁冒了出来,妈妈居然出奶了,今天儿子可有口福了「!

我这个的「儿子」跪在妈妈两腿之间,贪馋地舔着妈妈的阴户,撕咬着妈妈 乌黑的浓毛。

妈妈被我舔得忍不住呻吟起来,她也忍不住开始揉摸自己的大乳房,使劲挤 着,大股白色的乳汁被挤了出来,喷向空中。

,同时我这个儿子也起身热烈吮吸妈妈的另一只大奶头,

我,大口大口地吮吸妈妈的大奶头,并在最后地咬掉了妈妈的奶头,妈妈疼 得发出惨叫!

「贱货我们的游戏结束了!」,我贪馋地舔着才从「妈妈」奶头流出的鲜血, 血和着奶味道真是好极了!

我接着拿尖刀一下子。插进她的腹部,并顺手在她的腹部化了一道。

肠子,内脏,血,都一股脑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做菜了「!

我把她的肠子拖出,在刀上搅了搅,一下就断了!老女人当场就痛死了。

旁边的另外两个也吓的昏了过去!

我这道菜是「血肠」也就是「将血灌进肠子,煮成像香肠的东西」,我国的 蒙古族同胞最喜欢吃哦「!

四你们两个看到了吗!这个骚货是没有服侍好我,这就是她的下场「!

你当我的老师,你当我的姑妈,快我们再来一次。

她们两个都顺从的点了点头,我放开了她们。

来吧!老师,你在这里撒尿,学生我好好的看「。

穿裙子的女警察冲我点了点头,我坐在一旁和姑妈两个先亲热一番。

我的这个「老师」拉下了内裤蹬了下来,哇好美的小穴。肉红…肉红的,真 是性感「!

姑妈。你给侄子先吹吹萧吧「?

我的这个「姑妈」的口技真是太差了,一边舔一边哭,姑妈你哭什么呢「?

我没有哭,姑妈擦干了眼泪又开始了舔我的龟,她的口水和着泪流到了我的 阴茎上,真他妈的扫兴「!

老师的尿也也尿出来了,呀老师里的尿里面怎么会有血呢「!你躺下来让学 生好好检查一下,快…贱货…我说的是快。

新的一轮游戏开始了。

我将「老师」和「姑妈」都扒得一丝不挂,我又用将她们双手反绑,迫使她 们仰面躺在地上。

呀!老师你的小穴好嫩约,我好好吃一下。

但是,我根本没有舔,拿出了一条蛇放到了「老师」的穴里面,她连连叫救 命「。

那根蛇慢慢地滑进了老师的穴,老师是不是很过瘾呀「!我笑着问」。

不要呀!啊…好疼呀…,我看到老师的脸一下子惨白,眼睛里的瞳孔放大了。

她也死了「!我顺手就把车子里的汽油倒到」老师「的嘴里面,再用刀砍下 了她的头。

「老师」,我爱你!我吻了吻「老师」的头,吸走她刚刚从嘴里流出的血。

接着,我点燃了火,老师的身体突然跳了起来,开始了跳「死亡之舞」,这 一招,我是「偷师」的从阿富汗的军阀那里学的。

在门外听的柳庆,赶快的把眼睛闭上,刚才色厨说的,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跟一个没有生命的头亲嘴,无论有多大的勇气,都是很令人心里发毛的事,柳庆 只觉得自己的胃在反,又要吐了,但为色厨察觉,也只好忍着。

我命令「姑妈」把屁股扃好,我则细细研究「姑妈」的屁眼,「姑妈」的屁 眼长得真是精致。

,而且阴毛直长到屁眼周围,形成隆密的肛毛。

我开心的舔「姑妈」的屁眼,然后从后插入她的屁眼,「姑妈‘哭叫不绝!

我在「姑妈」的屁眼里猛烈射精,这可是我「第一」的肛交呀!

我的「姑妈」你的大小便都失禁了,好讨厌呀「!我看了看自己沾满」排泄 物「的阴茎生气地说道」。

姑妈,我不喜欢你了「!

我拿起尖刀也再姑妈的屁眼里划了一刀,是很小的刀口,自己的手放进了里 面掏肠子,这菜就是四川人爱吃的「生扣鹅肠」的改进版,吃「生扣鹅肠」讲究 的就是一个「鲜」字,妈的肠子里有屎,我把肠子套到了自来水管上冲刷着「姑 妈」的「排泄物」。

冲刷完了以后,我小心翼翼地把带有体温的「人肠」子放到了小型冰箱里, 接着从姑妈的头上开始剥皮,姑妈的奶头真够大的,我拿起刚刚剥下的人皮瞧了 一瞧,可惜呀…真是可惜…呀…我居然没有喝姑妈的奶「!

五我清理完现场,就回到红楼准备赖哥的「中秋大餐」,中秋可不能没有月 饼呀「。

我把三个女人的肉用刀剁了好几个钟头,做成了馅,包好,用烤炉烤好。

八月十五晚上,赖哥和她的「娃娃脸」情妇与赖哥的侄子赖文锋同他的「甜 妹」歌星老婆四个人来到了红楼的朝廷聚餐。

真奇怪怎么只有四个人呢「!我在心里」纳闷「可惜我的大餐了。

上菜勒!我吆喝道「。

这是我今天刚做的月饼,这个是「血肠」,这个是四川人爱吃的「生扣鹅肠」 (我在里面放了好多真的鹅肠)。

小郑!这个菜叫什么名字「?」娃娃脸「指了指其中的一样菜问了问我」。

是沙锅蛇「!我不紧不慢的回答了」娃娃脸「的询问」。

是蛇呀,我喜欢「!」甜妹「歌星给他们三人介绍到吃蛇的好处。

谢谢你了「甜妹」姐你真帮我的大忙了,我在这里祝你吃的开心「!我在心 里默默的说道,哈哈…他们真的吃完了那菜,最后赖哥连汤都喝干净了」

哈哈~~我是将那条蛇洗干净后沥干水分,改刀成6 厘米的段;着将那三个 女人的心、舌、肚及火腿、冬菇、香菇均切好片。

注意蛇处加工时可用醋,盐揉搓以去蛇的血污、腥味;控制好靠制的火候。

「你跟谁说呢!我可是不吃人的」柳庆挥舞自己手说道。

「这菜的特点是蛇鲜嫩,汤白味美。」

「够了,我今天不想听你的故事了!」

柳庆捂住自己的肚子快步的跑出了走廊。

>]

相关链接:

上一篇:初遇凌辱 下一篇:绝望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