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绝望的声音

发布日期:2016-08-29  来源:本站  阅读:加载中

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东西带来了么?”

  虽然只能够看到他的背影,但周剑兰不禁大吃了一惊,心想:难道居然是他——NN集团的董事长顾天?她冷静地思索了片刻,顿时,一切疑惑都解开了。

  对面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操着浓重的外地口音:“带来了,我们老板说了,和顾老板做生意一定是最愉快的。您验一下吧!”说着,一个箱子交到了顾天左边的一个人的手中。那个人同样也是背对着周剑兰,但是,她还是可以看得出那人熟练地打开了箱子。

  顾天道:“你们每个月只来A市一次,对这里的情况不了解,更要小心。最近警方对我们盘查得很紧,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对双方都不好。”

  A市有一支神秘而令歹徒们生畏的女子刑警队,可谓巾帼不让鬚眉,屡破大案,有一次报纸还专用了整整一版描述她们的事迹,25岁的周剑兰,就是女子刑警队的队长。但近来A市屡屡出现的猖獗的贩毒活动,女子刑警队自告奋勇争破大案,而她们的行动却屡屡被对手识破,几次出击都无功而返。

  真正了解女子刑警队的人并不多,能够知道她们的行动计划的就更少。除了周剑兰之外,女子刑警队的女警官们很少和公安局以外的人物交往,而周剑兰几乎可以肯定,在了解她们行动计划的人物中不会有对方的人,但对方却屡次三番地躲开了致命的打击。

  最受女警官们怀疑的贩毒团伙头目,是××健美中心的老板郑伟。××健美中心是下属於顾天的NN集团的。经过了一番调查和判断,警方认为顾天没有问题,因此曾经找过顾天几次,要求他配合调查,顾天的合作态度很令人满意。

  直到现在,周剑兰才必须对顾天作出重新的估计。顾天一定是一个十分有心计的人物。由於调查案件的缘故,周剑兰虽然和他见过几次面,但他的态度始终令人信服,没有怀疑过他。而事实上,顾天虽然得以在某种程度上配合警方的行动计划,对於计划本身,他是无法了解的,他一定是从一些蛛丝马迹中推断出了警方的行动,才能避过劫难。

  如果不是今天的意外,周剑兰很可能无法发现这个秘密。

  今晚,女刑警队长原本是去和男友约会的。这从她的穿着上可以看出,一身浅绿色的连衣裙,透明的丝袜加上黑色高跟鞋,这完全不适合同罪犯作斗争。没有想到半路上遇到了可疑的人物,才使她打破了原定的安排。

  “顾老板,货没有问题。”

  接着,她看到两个黑箱子进行了交换,无疑是钱和货。

  顾天道:“你们也要小心了。再见。”

  眼看交易就要结束,周剑兰觉得採取行动的时间到了,突然一跃而出。当她人影闪出之时,她可以看到面对她的两个卖货的人物显现出惊诧的表情,而顾天等背对她的三个人似乎还没有任何反应。

  “我是警察!你们被捕了。”

  她那坚定的话音似乎使得顾天一震,此时,面对她的两个卖货者似乎下定了孤注一掷的决心,已经向她冲了过来。

  女刑警队长看起来并不是十分可怕,她容貌秀丽、长发披肩、双眼明亮、肌肤白皙,在那淡雅的穿着配合之下,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只有眉宇间咄咄逼人的英气才衬托出她那令歹徒生畏的身份。

  出售毒品的两个歹徒似乎对周剑兰并不是十分畏惧,原因是她毕竟只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她根本没有带任何包裹,而单薄的夏装下是无法隐藏任何枪枝的。两个歹徒毕竟是贩毒的老手,无论是帮派之间的火并还是对抗警方,多少都有一些经验,身手也还过得去,自信有能力将一个女子解决。

  周剑兰的确没有带枪,因为她应该是去和男友约会的。无论如何,在这种场合,她很希望有一枝枪在手,不过这和歹徒冲向她没有什么关系。

  第一个歹徒打向她的一拳被她轻易地避过,随后左腿抬起,高跟鞋重重地踢在对手的腹部,她的左臂顺势架开第二个歹徒的攻击,右手作刀状切在对方的肩头,男人只是轻呼了一声,就摔倒了。但是,在这时,最令她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A市女子刑警队中的女刑警个个学过格斗,至於身为队长的周剑兰自然也是身手不凡,丝毫不逊於男子。如果歹徒人多势众,她当然没有把握,但对於五个敌人,她觉得还能够应付,因此她所担心的,倒不是歹徒的反扑。

  顾天只是回头望了一眼,就立刻毫不犹豫地逃窜起来,他的两个手下也跟着他一齐向外逃去。此时,女刑警队长才感到了处境的艰难。要是她带上了手枪,只需要向每个人的腿上射击就可以彻底解决问题,可是她没有武器。

  周剑兰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倒地的两个售货者,顾天是最重要的目标。如果她穿的是运动鞋和长裤,而不是连衣裙和高跟鞋,那么情况也会好很多。但是顾天无疑找到了她最大的弱点,选择了最有希望的一条路。

  周剑兰猛追过去,她可以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夜色之下,只见前方车灯刺眼,一辆轿车刚启动着,迎面驶来。这正是顾天的车,轿车的后门还没有关上,一名歹徒刚跨入车内,手臂正拉着车门。

  女刑警队长人影闪动,避过轿车的正面,加速启动的轿车侧身掠过,使得她有机会面对这还未及关上的车门。她的手迅速地抓住了门沿,想要将车门拉开,至少,依据周剑兰的判断,她可以跃上轿车。

  然而,惨剧终於发生了。首先是轿车加速之快远远超出了她的预计,周剑兰的手一搭上车门,整个身子就被横向地拉倒,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而歹徒的恐慌更将女刑警队长带入了绝境之中。男人慌张地将车门用力地向内合,结果使得周剑兰抓住门沿的手指一下子被车门夹住。

  “啊!”周剑兰是一个十分坚强的女警,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发出了一声淒惨的呻吟。手指上传来的剧痛,使得她的手指一下子松了开来。

  这时,她听到了顾天的声音:“拖死她!”

  虽然周剑兰的手已经松开了,但是她还是被轿车拖着。除了双手的拇指外,其余八个手指都被车门夹住。歹徒显然想要猛下毒手,因此牢牢地拉扯住车门,将她的手指紧紧地夹住。十指连心,女刑警队长只觉得一阵阵剧痛从手上传来,直击脑海的深处。

  这里是A市荒僻的地区,夜色之下,道路上几乎没有别的车辆和行人。女刑警队长就被轿车拖拽着,完全失去了平衡,她那修长的躯体着地,自肋部以下和就和路面完全接触,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困境。

  轿车越开越快,周剑兰身上传来了一阵阵算不上太剧烈的灼痛,路面固然不算十分粗糙,但毕竟不停地摩擦着身体,薄薄的浅绿色连衣裙被磨破了。她终於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下了可怕的错误,手指上的压力没有丝毫舒减,这样被轿车拖拽着,即使不被活活拖死,也会耗尽她的力量。

  “快放开!”女刑警队长的声音变得更为淒厉,使得车中的顾天渐渐地放下心来。

  原先他处於险境之中,周剑兰的意外出现使得他的身份彻底暴露,事实上即便逃脱,以后也会成为警方的目标。但现在,主动显然掌握在他的手里,听到女刑警队长淒惨的叫声,他的脸上浮现出邪恶的笑容。

  “停车。”

  随着顾天的命令,驾驶座上的歹徒一踩刹车,轿车立刻停了下来。随后,在顾天身边的歹徒原先拉住车门的手一松,周剑兰惊呼了一声,滚倒在路边。

  只听得顾天一声“下去看看”,车门打开,三名歹徒从车上走了下来,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幅淒美的景像。

  由於为了这个贩毒案件,警方曾经多次和顾天接触过,因此他见过周剑兰几次,也知道她的厉害,所以在今晚女刑警队长一出现的时刻,他就决定逃走。他承认,周剑兰的确可以算是一个美女,但更重要的是她有一种英姿飒爽的气质,她那眉宇间的英气使得男人们对美女本身的向往产生了隔阂,所以,他并没有对周剑兰生出任何倾慕之心。

  此时此刻,他看到了的另一番景像却引起了他的另一种冲动。

  周剑兰的状况可谓狼狈不堪,精疲力竭的她瘫软在地上,手脚都伸开呈X字型,浅绿色连衣裙已经在轿车的拖拽下已不成样子,自胸部以下都呈破碎之状,大片的衣衫都在路上磨损殆尽,裸露出令人砰然心动的雪白的身体,仅留下几条碎布条随着晚风略微荡在玉体上。她的高跟鞋早已失落,两条修长的玉腿上的透明丝袜也被磨得破烂不堪,到处都是破洞,而破碎处周围的丝则纠缠在了一起,几乎令人怀疑这是丝袜,脚踝、脚跟及几个脚趾也从破碎的丝袜中裸露出来。

  女刑警队长的美是那么动人,她那秀丽的容颜虽然保持着冷静,但从双眼中可以看出一丝无奈,乌黑的秀发披散着。她那粗重的喘息使得丰盈的双乳起伏不定,整个白玉般的身体自胸部以下都处於衣不蔽体的状态。

  她曾经想过要遮掩,但是自胸部以下几乎全裸,根本无法遮掩住,何况从手指处持续传来的刺痛使她几乎可以肯定双手的手指已粉碎性骨折了,而双臂则在长时间的拖拽中几乎承受了全部的力量,现在即便要举起都很困难。

  她的腰部纤细、腹部平坦,没有什么多余的脂肪,肚脐看上去十分性感。绿色的内裤也在和地面的摩擦中受到了影响,但看起来似乎质地较有弹性,所以没有被磨破,只是从腰间反卷而起,一字型地掀卷至过了臀部最宽处,使得男人相信只要再向下卷一些就能看到双腿间的部位。

  一名歹徒咽了一下口水,问道:“老板,这个女刑警怎么处置?”

  顾天道:“她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不能让她逃走,抓回去慢慢处理。”

  两名歹徒立刻从车中寻找到了绳索,将倒在地上的女刑警队长反过身去,双臂反剪,然后捆绑了起来。周剑兰虽然武艺远强於两名歹徒,但是体力不支、手臂酸麻、手指骨折,因此只是挣扎了一番就被擒住。  1.2

  宽敞的大屋内灯光昏暗,美貌的少女被牢牢地捆绑在正中的椅子上。周剑兰的嘴被一块在脑后打结的布条堵住,只能发出“唔……”的声音,手指依然剧痛无比。她猛烈地挣扎着,虽然明知这是徒劳的举动,但也想要试上一试。

  周剑兰的上身被两条绳索捆绑着。第一条绳索是在被俘时两个歹徒将她反剪双手五花大绑了起来,而第二条绳索则是将她固定在椅子上用的。她的双脚则被绑在了椅子腿上。除此之外,还有四条铁链从房顶上垂下,分别缠住了她的手臂和小腿。铁链看来是可以活动的,因此可以想像到只需要稍作调节,就能将她摆弄成各种姿态。

  重重的束缚无疑是因为歹徒对她的忌惮,因此将她绑成这样一个根本没有可能逃脱的状态。

  四周的墙壁上则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包括绳索、皮鞭、镣铐、夹棍,使得房内平添了恐怖的气氛。女刑警队长不得不为自己的处境担忧起来。

  突然,房门打开了,只见顾天和几个手下走了近来。周剑兰停止了无谓的挣扎,冷冷地看着将她擒住的罪犯。

  顾天道:“怎么样?周队长,是不是体力恢复了?”

  “唔……”

  顾天一把将周剑兰嘴上的布条扯去,把她的下巴托了起来,欣赏着她那冷静而充满了愤怒的玉容。

  刚得以开口说话的周剑兰怒道:“顾天,你真是人面兽心。真没有想到,原来幕后的主使居然是你!”

  顾天冷笑道:“不错。所以你既然已知道了这个秘密,就别再指望我会放了你。哼哼!”

  他仔细地欣赏着衣不蔽体的女刑警队长裸露的部位,周剑兰的连衣裙只剩下了几条布条,散乱地披挂在白皙的玉体上,即便是原本尚较完好的胸部以上的衣衫也已被撕破了,绿色的胸罩从中显露了出来,衬托着她那耸起的乳峰和陷入的乳沟。周剑兰的内裤已被歹徒拉到了大腿上,尽管夹住了双腿,她的阴部还是依稀可见。女刑警队长赤着一双秀美的脚,那破烂不堪的丝袜只剩下一点还围绕在膝盖处,其余的部分全部被歹徒们剥去了,腿部几乎已完全裸露,显示出修长动人的线条。

  这时,抓住周剑兰时产生的那种冲动又一次涌上了脑海。能够活擒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无疑是一个意外。她那动人的美貌,不屈的神情,刚强的性格,实在令顾天十分兴奋。尤其是将被捆绑的她押到车上时,由於她几乎是裸体的,顾天的手指不得不触及那光滑细腻的冰肌玉肤,那种感觉几乎令他陶醉了。

  直到现在,顾天还从来没有真正对哪个女人产生过兴趣,他很想对周剑兰产生兴趣,但知道这个女刑警队长是没有可能屈从於他的,所以,他决定用暴力把她彻底征服。

  周剑兰奋力地摇动着头部,想要摆脱抓住她的下巴的魔手,但这根本没有可能。她的下巴被顾天的手牢牢地拽住,秀美的脸庞被迫抬起直视这个卑鄙的伪君子。

  顾天淫邪地笑道:“周队长,你还是省点力气吧。纵然你的身手十分出色,但是被这样捆绑着,任谁都可以随意地摆弄你,不要妄想能够从我的手里脱逃,还是好好跟我合作,说不定日子会好过一些。”

  周剑兰毕竟是女子刑警队的队长,无论是性格的坚强还是面对困境的冷静都出乎歹徒们的意料,她冷冷地笑道:“顾天,我看你还是最好把我杀了,想要我和你合作,那是没有什么可能性的。”

  顾天的脸上怒容一闪而过,道:“周队长,何必把话说得这么绝呢?你现在处於什么状态,你自己应该最清楚不过了。看看墙上挂着的东西吧,如果你不同我们合作,一定会后悔自己是一个女人的。”

  说着,顾天那空闲的左手探出食指,对着周剑兰的双腿之间插了下去。手指掠过阴毛,竟直捅女刑警队长的阴部,使得一直十分冷静的周剑兰也不禁一阵震颤。

  顾天又一次爆发出一阵淫笑:“哈哈哈!真没有想到,还是一个处女。处女好得很啊!要是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被歹徒用暴力夺走贞洁,一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虽然女子刑警队成立不到一年,但周剑兰却已经当了五年女警官,而且一直处理刑事案件。五年来,她的武艺高强,为人机警,被歹徒们擒住还是第一次。如果说衣衫破碎还是意外,那么将内裤拉到大腿上,迫使她露阴裸臀则无疑是一种淩辱。

  周剑兰不是那种保守的女人,但毕竟生活在东方文化的环境中。对她而言,穿着短上衣时偶尔裸露腰身关系不大,但也会不时地将下摆拉一下。没有人会把她和淫荡这个词扯上任何关系。她还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裸体,但作为一个坚强的女刑警,此前除了被拉下内裤、剥去破碎的丝袜之外,歹徒尚没有明显的淩辱举动,因此她一直没有流露出羞耻的表情,以防歹徒有机可趁。不料此时居然被顾天肆意侵犯处女的禁地,而且歹徒们似乎存在对她进行强奸的可能,使得她内心一下子陷入了恐惧之中。

  尽管恐惧并没有从表情上显露出来,但是周剑兰那挣扎的裸体已经证明了她并非无所顾忌。顾天起先最害怕利用性手段依然无法对她形成打击,直到此刻,他才松了一口气。

  手指依然在女刑警队长的阴部抠挖,使得她那白皙的裸体在绳索的捆绑之下奋力地扭动着,进行无用的反抗。突然,手指从阴部拔出了,周剑兰长出了一口气,停止了挣扎。

  顾天觉得差不多可以开始审讯了,道:“周队长,在A市,你们女子刑警队可是鼎鼎大名了。但除了你之外,其余还有哪些警花,我们可是一无所知,周队长如果能够把她们完整的信息告诉我们,在下一定感激不尽!”

  周剑兰淡淡地道:“你有什么手段,就使出来吧!你不用妄想从我这里得到警方的消息。”

  顾天冷笑着对着两名手下道:“你们伺候她!”

  “是!”

  只见两名歹徒手中各执一条皮鞭,其中一人突然挥手,鞭子落在女刑警队长那白皙的肌肤上。

  “啪”的声音响起,顾天看到周剑兰的秀眉微微一皱,嘴角略作抽动,但没有发出呻吟声。皮鞭很宽大,抽打在肌肤上固然疼痛,却没有对肌肤造成太大的伤害,只是留下一道淡青色的痕迹,正渐渐地褪去。

  顾天道:“这下是轻的,周队长如果不改变主意,那下一鞭可就没有那么好受了。”

  周剑兰冷冷地道:“要动手就动手罢!身为刑警,你不用妄想我会屈服!”

  “啪”的声音再度响起。另一人对着赤裸的女子刑警队队长猛抽了一鞭。这次似乎比前一鞭要重得多了,鞭梢划过细嫩的肌肤,留下的鞭痕长达三寸,自左肋至腹部,在起始端是淡青色的,随后色泽渐渐地变成了暗红色,鞭痕末端肌肤被划破,略微带出一丝血痕。

  看到周剑兰没有反应,又是一鞭抽在了身上。顿时,“啪!啪!”的声音不绝於耳,两个歹徒轮番将皮鞭抡向了被俘的女刑警队长。

  顾天道:“下手别太重了,让她觉得疼痛就可以了。如果打得遍体鳞伤,那玩起来就吊不起胃口了。”

  歹徒们的下手基本上不算重,因此周剑兰的玉体上留下的鞭痕大多是淡青色的,稍过上一会儿就会渐渐地消退,但即便如此也疼痛难忍。至於其中夹杂着几下用力的,则更是痛得她死去活来。

  周剑兰从未想到过,身为女子刑警队队长,竟然会赤裸身体,被歹徒们捆绑起来严刑拷打。虽然在警校时受过各种意志性的训练,但能否抵禦歹徒们残忍的拷打,她也没有丝毫把握。

  她用尽全力,使得自己尽可能地不发出呻吟声,但偶尔忍不住时,牙缝里还是挤出了轻微的声响。

  “啊……”

  周剑兰只知道,她不能透露任何女子刑警队中下属的消息。女子刑警队中,副队长方敬霞化名方盈,在××健美中心任形体训练教练,两大搏击高手之一的女警官林亚男更化名林凤,此刻是郑伟的秘书,正试图搜集郑伟的犯罪证据和探查其行动。郑伟的××健美中心似乎对任职人员採取了极大的限制,平时即便联络卧底的两人也十分困难,如果一旦有什么蛛丝马迹被识破,很可能两人会有危险。所以,她无论如何也只能忍受酷刑,绝不能屈服。

  也不知过了多久,拷打终於停了下来。顾天走上前去,一把抓起周剑兰的秀发,迫使她抬起容颜秀丽的脸庞。

  由於下令不能打得太重,女刑警队长玉体上那淡淡的鞭痕正在褪去,真正留下的是几道不长的暗红色的伤痕,映衬那晶莹剔透的肌肤上,竟没有破坏少女的裸体之美,和她那在愤怒之下脸庞上所射出的英姿飒爽的气质配合在一起,反而更体现了不幸被俘的女警的坚毅,平添了顾天继续淩辱和折磨她的欲望。

  顾天道:“很好!你既然不肯说,我也很欢迎。从今天开始,我突然觉得淩辱女刑警是那么的有趣,看着像你这样武艺高强、性格刚毅的女警被捆绑着肆意折磨,真让人感到兴奋,我们就继续下去。”

  周剑兰的双脚被歹徒从椅腿上解了下来,但一双纤细的脚踝处还是被绳索绑在一起。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她的小腿上还有两条铁链。铁链渐渐地向上收起,使得周剑兰的小腿抬了起来,一直到了水平的位置,铁链还已然没有停止收起的趋势。

  女刑警队长的双腿只有继续向上抬,直到和水平线呈45度的夹角。这样,周剑兰的双脚高举过她的头部。

  周剑兰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年轻女子只要身材不胖,双脚都是很美的。周剑兰的一双白皙的脚同样显得十分秀美。她的双腿更是修长而充满了弹性。

  顾天的双手立刻落在了她的大腿上,缓缓地移动到周剑兰的小腿,进而抚摸着她的脚踝,揉搓着她的脚掌。他的动作是如此猥亵,以致周剑兰的脸色无法掩饰自己的羞耻,眼中充满了怒火。不过,周剑兰始终保持地十分冷静,至少在气势上丝毫没有示弱。她没有呻吟,也没有辱骂,似乎无视高贵的贞洁正被邪恶的魔手玷污。

  手下拿来了两副木枷。一副夹在了女刑警队长的脚踝上,另一副则夹住了她的脚掌。周剑兰此时才知道顾天将她双脚抬高的目的不只是简单的淩辱,又一种残忍的酷刑正等待着被擒的女警。

  顾天停止了淩辱,右手向上一举,两个施刑的手下立刻动手,木枷一下子收紧了起来。周剑兰柔软的双脚和纤细的脚踝顿时感到了无比的压力,一阵阵碎心裂肺的剧痛从脚上传来。

  “啊……呀……啊……”原本一直保持着冷静的女刑警队长突然全身开始了剧烈的挣扎,试图要突破捆绑住她的绳索,先前被拷打时至多只是轻声呻吟,而现在则发出了悠长而淒厉的惨叫声,而且越叫越响。

  顾天那举起的右手放下之时,两个歹徒也立刻停止了用刑。处於无比痛苦之中的女刑警队长一下子停止了呻吟和挣扎,微微地喘息着,胸前挺拔的双乳起伏不定。

  顾天道:“怎么样?周队长,愿意和我们合作么?”

  “……”周剑兰一言不发,不知是不愿意合作,还是被折磨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    ※    ※    ※    ※    ※

  黑暗之中,“滴铃铃”的声音响起。台灯打开,睡意矇矓的少女从被中伸出洁白如玉的手臂,抓起了床边的电话。她的容貌虽然没有那种吸引人的艳色,却别有一番端秀淡雅,给人一种清澈的感觉。

  “喂!是谁?”

  “杨警官。是我!”少女的声音和她的容貌一样,清澈淡然,不带有太多的感情色彩:“张先生,有什么事么?”

  “剑兰本来约好今晚和我一起去看电影的,但是她却失约了,我打警局和她家里的电话,她都不在。今晚你们是不是有任务?”

  “没有!她今天下午还说起今晚和你有约会,而且是按时离开警局的。”

  “会不会出什么事?”

  “事情的确有些奇怪,不过队长应该不会有事。以她的本事,谁能奈何得了她?这样吧,我帮你打几个电话,替你问一问。”

  这个少女是女子刑警队中,最擅长格斗的两名女警之一的杨若凡。她和林亚男的武艺不仅在女子刑警队中十分出众,而女子刑警队中的女警的格斗技术比之A市的任何男警员都毫不相让,也就是说以武艺而论,她们实可属A市刑警中的顶尖人物。队长周剑兰的武艺也略微逊於她们。由於素质过硬,办案也很出色,两人原本已接到了上调省厅的调令,但由於林亚男正在卧底之中,贩毒案尚无结果,故两人暂时尚留在A市的女子刑警队。

  杨若凡不假思索,立刻拨起了电话号码。

  ※    ※    ※    ※    ※    ※

  刑房的中央,年轻的女子背对着歹徒们,不停地挣扎着。她那的迷人的身体勾画出优美的线条,赤裸的玉背上仅存三条绿色胸罩的带子,将肌肤映衬得份外晶莹。她那线条柔和的臀部完全赤裸着,内裤则被拉到了大腿上。

  在她的面前,则放着一桶水,顾天正抓住她的一头秀发,将她的面庞奋力地按在水中。她的双手被粗粗的绳索反绑着,脚踝也同样被绑住,两个歹徒正奋力的按住她的肩头,控制住那奋力挣扎的裸体。

  若不明事实,根本无法想像平日精明强干的女子刑警队队长,被歹徒生擒活捉,正处於这种屈辱的状态,忍受着非人酷刑的审讯。

  顾天将周剑兰的头从水中拉起,道:“说不说?”

  周剑兰不停地呛着,秀发淩乱地披散在湿漉漉的脸庞上,赤裸的身体虽然止住了挣扎,但上气不接下气地颤抖着,已佈满汗水。但她的眼神依然这么顽强,似乎根本无畏惧任何酷刑的折磨。

  顾天道:“你不说,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他一手拉着周剑兰的秀发,另一只手推搡着将周剑兰押到了床边上。虽然女刑警队长武艺高强,但毕竟手脚都被绑住,加上不停地遭到折磨,只能无力地挣扎着,任凭顾天摆佈。

  周剑兰被推到了床上,赤裸的臀部被顾天用膝盖猛地一撞,立刻趴倒,可是双手又被反绑在背后,无法支持住身躯,头一头扎在了床单上。

  顾天对着手下道:“来,大家一起上,好好地玩玩,享受一下淩辱女子刑警队队长的滋味。”

  听到顾天的命令,早就按捺不住的歹徒们欢呼着扑了上来。无数双手一下子便触摸到了周剑兰的身体上。顿时,女刑警队长的肩头、腰部、背部、臀部、大腿、双脚都成为了歹徒们的猥亵目标。

  周剑兰知道,这最可怕的时刻终於到来了。她只谈过一次恋爱,男友更是一个温文儒雅的君子,对她从不动手动脚,甚至没有拥抱过她。此刻,这么多罪恶的手一起触摸在她那赤裸的玉体上,使她感到无比的羞耻。

  “啊!啊!啊!”周剑兰的裸体不停地挣扎着,口中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她的身体被男人们扳来推去,正面对着他们时,淫邪的手毫不留情地隔着胸罩捏着她那最精彩、最敏感的部位。歹徒们的猥亵是如此地可怕,在充满弹性的肌肤上肆意地抓捏、抚摸,不停地吻着她的面颊、肩头、陷入的乳沟。身为一个出色的女刑警,竟然身陷魔掌而无法摆脱,这是何等地屈辱?

  突然,周剑兰觉得自己的胸前一松,原来,歹徒将她背后胸罩的扣子解了开来。女刑警队长的胸罩顿时松开了,但由於两条肩带的作用,使得胸罩尚没有落下,那贲起的胸部肌肤一下子从胸罩边上裸露了出来。

  周剑兰的内裤本就被拉到了大腿上,处女的隐秘之处尽现无余,此刻连胸罩也行将失落,更是激起了歹徒们的兽欲。只听得布料破碎之声响起,女刑警队长的内裤被人撕破,从白皙优美的大腿上剥了下来。

  “住手!啊!放开我!”

  此时,包括顾天在内,已经没有男人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周剑兰固然不会招供,但即使她肯合作,顾天也不会再保留她的清白。淩辱一个不屈的美女本就十分吸引人,更何况这个美貌的女子竟然是精锐的女刑警队长。

  胸罩的肩带不知是因为周剑兰的挣扎还是歹徒的拉扯,已经滑过了肩头,松垮的绿色胸罩之下,一对挺拔的玉乳伴随着挣扎更是若隐若现、呼之欲出。精锐的女警在被捆绑之后完全无法抵挡歹徒们用暴力实施的强行淩辱,只能羞耻地挣扎、颤抖和呻吟。

  随即,绿色的肩带被粗暴地扯断,周剑兰的胸罩被歹徒们强行摘下,随手抛开。她吃惊地呻吟着,一双如艺术品一般的乳峰完全呈现了出来。

  女刑警队长的乳峰是梨型的,晶莹剔透,粉红色的乳蒂显得十分娇小。这身体上最美妙的部位立刻落入了男人们的手中,被揉捏成各种形状。

  “啊!不!啊!”

  歹徒们将一丝不挂的周剑兰正面朝上安置在床上,使她那被反绑的双手压在身体之下,并解开了她脚踝上的绳索。女警刚用膝盖将一名歹徒撞开,双脚脚踝就立刻被人抓住,分向两边。

  周剑兰终於体会到被人强行淩辱的可怕,尤其是像她这样的处女。在男人们的猥亵之下,从未被人挑逗过的身体发生了显着的变化,乳头渐渐变硬,阴部也微微湿润,女刑警队长的身体渐渐在蹂躏之下开始崩溃。

  看到周剑兰已被手下用力按住,顾天已解下了自己的裤子,将生殖器对准了她的阴部,猛地插了下去。

  “该是破你处女身的时候了。”

  “啊!”处女膜被刺破,身体被强行进入,使得周剑兰发出了一声淒厉无比的呻吟。可怕的生殖器突破了禁地,在她的体内猛烈地抽插起来。

  周剑兰只觉得身体上下到处都传来刺痛的感觉。她的胸尖被人用力地捏住,她那柔软的双脚也被反覆地摆弄,她的身体则被抓捏着,而顾天则正在对她进行肆意地奸淫。她被捆绑得失去了有效反抗能力的清白之躯被歹徒残忍地佔有。

  “不要!啊!”

  赤裸的女刑警队长痛苦地挣扎着。而周围的男人们则一个个兴奋无比。他们终於体会到征服一个女刑警给人带来的快感,只要看着顾天那满足的表情,就可以想像强奸周剑兰究竟有多大的乐趣。

  周剑兰以前也曾处理过各种各样的强奸案,但直到此刻,她才感受到被强奸的痛苦和羞耻,而且她的痛苦和羞耻更胜於一般的受害者,因为她和那些女子不同,她是一个优秀的女刑警,是一个强者,现在却被歹徒肆意地淩辱和玩弄。

  随着蹂躏的进行,歹徒们托住了周剑兰的臀部和肩部,将原本被按在床上的她淩空抬了起来,而顾天的生殖器依然在她的体内无情地一进一出,那疯狂的节奏几乎佔用了周剑兰的所有精力,才使得她能够维持住自己仅存的尊严。

  被强奸是一回事,如果在强奸的过程中产生了性欲那就是另一回事。她可以想像,歹徒们不会放过这一难得的机会,周围也许会有摄像机拍摄下她被强奸的场面,如果她支持不住而产生淫荡的表情和动作,那么她那唯一可以维持的尊严也将荡然无存。因此,她必须支持住。

  在歹徒们的淫笑声中,顾天的生殖器终於从周剑兰的体内抽了出来,而灼热的精液已然射入了她的体内。周剑兰的恶梦并没有结束,另一个歹徒立刻接了上去,新的一次强奸又开始了。

  “啊!”女刑警全身上下一丝不挂,那美妙的裸体在空中飘荡着,她的玉体被歹徒们一次次地征服,绝望的呻吟声回荡着……

相关链接:

上一篇:色厨 下一篇:奈叶H文执务官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