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意外的被俘

发布日期:2016-08-29  来源:本站  阅读:加载中

赤裸的周剑兰躺倒在床上,双眼紧闭,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在被歹徒们连续强奸了两个小时后,饱受蹂躏的女刑警队长无力地昏睡了过去,挺拔的乳房随着呼吸起伏着。尽管没有绳索的固定,她的双腿依然分开着,这已完全说明了她无力将双腿并拢了。精液、淫水源源不断地从红肿的阴部流淌出来,惨不忍睹。

  一名手下走到顾天身边,道:“照片都准备好了,老板请过目。”

  顾天接过照片,一张张地翻看了一遍,道:“不必用那么多,把全裸的和强奸的去掉,只要前几张就足够说明问题的了。那些全裸的和强奸的,我们留着自己看。哈哈哈!”

  “是,我这就去办。”

  另一名手下也走上前,这是一个相貌朴实的年轻人,他看起来多少有一些诚惶诚恐,问道:“老板,这也准备好了,真要给她注射么?这会让她上瘾的。”

  顾天笑道:“你就是太老实了,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你都不享受一下强奸女刑警的乐趣。你看这个女警的骨头有多硬,连这样的轮奸都没有能使她高潮,不给她的厉害的尝尝,她是不会招供的。”

  “是!”这个年轻人拿起手中的注射器,走到了床边。他看了一眼处於昏睡中的女刑警,那美妙的躯体赤裸着,胸膛和阴部都袒露无余,他叹了一口气,拿起一条毯子替周剑兰盖上,遮掩住了最为重要的部位,只留白皙的肩头和线条优美的大腿在外。他将周剑兰的手臂从毯子中取出,找到了静脉的位置之后,将注射器插了下去。

  昏睡的女刑警队长全无知觉。邪恶的歹徒对她已使用了残忍而无法想像的手段,而此刻更为残忍、更难以想像的折磨也终於开始。

  ※    ※    ※    ※    ※    ※

  天色方明,还远未到上班的时间。然而,A市市警察局内,几个人已然神色凝重地围坐着。一个中年男子虽然看上去还有些睡眼矇矓,但脸色已显得十分焦急,周围则都是年轻的女子。

  “我已经联系了很多人,的确都没有队长的消息。她就像被蒸发了一般,突然从这个城市中消失了。我可以肯定,她出了意外。”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郎,她中等身材,穿着白色的汗衫和蓝色的牛仔吊带短裙,一双修长的大腿上穿着透明的玻璃丝袜。女郎眉目清秀,乌黑的秀发长及肩头,用带子一掠,微微地紮了一下,容色却带着几分成熟。她姓江名蔚,原本是国际刑警处的,两年前才调至A市。论年龄,她是女子刑警队中最大的;论资格,也丝毫不亚於周剑兰。

  另一名女刑警身材高挑而略显消瘦,长发披肩,容貌清新亮丽,面带微笑,此时正用动人的话音插口道:“我就不相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周队长。队长武艺高强,机智过人,无论在什么样的困境下都没有吃过亏,你们认为是郑伟绑架了她,我就不信他有这本事。而且,我更不信他有这个胆子,敢绑架女刑警。”

  她是女子刑警队中的神枪手贺潋滟。

  端秀淡雅的杨若凡平静地道:“你未免想得太简单了。这些毒贩子可是胆大妄为,什么事干不出来?”

  中年男子道:“你们不必担心。如果周队长真的被歹徒们绑架了,他们一定会有一些后续手段,到时候自然就会露出马脚了。”

  杨若凡道:“局长说得对,我们不妨等上一等。如果周队长没有发生意外,那么过一会儿自然会来上班。她要是真的有什么事,也会通知我们一声。如果什么消息都没有,那么就只能等敌人的消息了。”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局长道:“请进。”

  门开了,进来的是值班的警察小王。他手中递过来一封信,道:“刚才有一个人送来了这么一封信,什么话都没有说,回头就走了。”

  局长接过信,道:“你出去吧!”

  他看到信封上只写着“女子刑警队收”,摸上去显然信封里面是照片。他立刻把信封交给了江蔚,心中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江蔚拆开信,突然“啊”地惊叫了起来。於是,其余几人也一齐围上去。

  照片共有两张。只见第一张照片中是一个近乎於全裸的年轻女子的背影,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跪坐在自己纤美的赤脚上,赤裸的玉背上纵横着浅绿色胸罩的带子,而胸罩的扣子则刚被解开,一只男人的手尚扯住分开的一端。她的臀部则全裸着,内裤似乎已被剥去。

  第二张照片则是正面的。虽然起先众人都根据肤色、胸罩的颜色、身材和发型猜测前一张照片中被淩辱的女子是周剑兰,但毕竟没有被证实。此刻,众人终於看到了周剑兰的脸庞。正面看,她那跪着的双腿微微分开,浅绿色的内裤尚留在大腿上,而另一只男人的手正落在她的阴部,恰好遮掩住女刑警队长的禁地。她的玉体上有几道稀疏的伤痕,表明了曾经被歹徒们拷打过。

  众人心中都涌起了怒火,而除了江蔚不是处女之外,其他的女警官们看到了周剑兰被捆绑的裸体,脸上也微微发红。

  江蔚尚在国际刑警处时,曾经在和海盗的一次搏斗中被俘失身,她清楚地知道,一个女刑警落入歹徒手中会是什么下场。而其余的女警官,至少也可以猜想到会发生一些什么事。

  虽然看到的照片上周剑兰的内衣尚没有被完全剥去,但被解开扣子的胸罩、拉到大腿上的内裤足以说明男人们是不会放过她的。被擒的女队长很有可能会遭到歹徒们的轮奸,即使不被强奸,光着身子被歹徒淩辱也和失身相差无几。

  贺潋滟的语调依旧动人,但可以清晰地听出其中的怒意:“这群畜生,竟然使用这种手段,我一定要把那些看过队长身体的男人都毙了!”

  局长乾咳了一声,不好意识地道:“我先出去了。你们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有什么要求尽管对我说。”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走了。贺潋滟这时才想到刚才说过的看过周剑兰裸体的男人中也包括了局长在内,她微微摇了摇头,试图使自己冷静下来。

  “法律会给邪恶之徒应有的惩罚。我们的目标在於将这些歹徒揪出来。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杨若凡虽然很平静,但从她的话语中,足以体现她的坚定和仇恨。

  此前一直一言不发的杜怡青道:“你们看会不会是郑伟干的?”

  杜怡青的容貌身材都比不上其他几个女警官,她一头短发,端正的五官间隐现着一种酷的气质,话语不多,但极具内涵。当年在警校中,一个最优秀的男同学放弃了貌美的贺潋滟,却以她为追求对象。

  贺潋滟道:“很有可能。郑伟应该知道我们一直在调查他,正好把队长绑架去,看看能不能知道一些警方掌握的线索,甚至弄清楚有没有卧底。可惜方副队长和小林都很难联系,否则一问就知道了。”

  ××健美中心几乎是军事化的管理,林亚男和方敬霞进入卧底之后,外界很难和她们联络,只有她们自己找机会才能把各种情报传递出来。

  杜怡青道:“不一定。虽然主动联系方副队长和小林很困难,但是有情况的话,她们和我们联系还是有可能的。我觉得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连方副队长和小林身分被识破,也被抓起来了;二是这不是郑伟干的。”

  江蔚道:“方副队长一向机智稳重,如果周队长被郑伟绑架,有她的安排,即使要救人也不会轻易失手,更不可能两人同时暴露。队长也一定不会泄露出警方的秘密。我觉得可能郑伟和这件事无关。”

  贺潋滟道:“照片是谁送来的?”

  杜怡青道:“绑架队长的人总不至於愚蠢到自己把照片送来。这封信一定经过很多次转手了。即使小王能够把那个送信的人的容貌描述清楚,我们又能够找到那个人,他也未必知道托他办事的人是谁。”

  杨若凡道:“不如这样罢。怡青,你试着主动去同方副队长或小林联络。我和贺潋滟去老唐那里看看有什么消息或线索。走一步看一步。”

  ※    ※    ※    ※    ※    ※

  夜晚,灯红酒绿的大街上,人们来来往往,其中不乏年轻貌美的少女,吸引着男人们的目光。

  杨若凡紮了一个马尾辫,上身穿着件白色的吊带背心,外披一件浅蓝色的外套,下身穿着牛仔长裤和黑色的皮鞋,不长不短的秀发紮了一个马尾巴。贺潋滟则秀发披肩,穿着带有蓝白相间水平条纹的T恤,白色的长裤,肩挎一个小包,赤脚蹬着凉鞋。

  虽然贺潋滟容貌抚媚,但打扮却不妖艳,而杨若凡更是散发出一种淡然之美的气质,所以在这些地方反而不如那些打扮得花花绿绿的女孩子出挑。

  身为女刑警,她们当然不喜欢性感的穿着和妖艳的打扮,况且她们也不愿意引起别人的注意。两个少女只是扫视着周围的人群,职业的警觉使得她们在任何时候都会保持着一种高度的警惕。

  贺潋滟感叹道:“队长真惨,落在这群禽兽不如的男人手中,倍受淩辱。”

  杨若凡道:“其实当女刑警,遇到这种状况是最危险的,可谓生不如死。据说前不久有一个很有名气的女国际刑警,她是国际刑警处驻东南沿海的负责人,年轻能干,武艺高强,智计过人,破过很多大案。但还是被东南亚的一个卖淫团夥擒住,被人拍下了受辱的录像带和照片,到处散发。”

  贺潋滟道:“竟然有这样的事?”

  杨若凡道:“据说在录像带中,这个精锐的女警官被歹徒们剥光衣服,又是严刑拷打,又是各种各样的性虐待,被折磨得惨不忍睹。”

  贺潋滟道:“太可怕了。这些丧心病狂的歹徒们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动女刑警的主意!”

  杨若凡道:“可见,我们面对的敌人都不是好对付的。”

  突然间,两人看到了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嘻嘻哈哈地拉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杨若凡和贺潋滟相视了一眼,一齐赶了上去。

  贺潋滟道:“小吴,艳福不错啊!”

  那个叫小吴的一回头,看到了杨若凡和贺潋滟,顿时大惊失色,勉强笑道:“原来是杨警官和贺警官啊!你快回去吧!我有麻烦了。”

  那个妖艳的女子飞了一个媚眼,埋怨道:“你怎么这么多事啊!”

  小吴道:“别多问了。快回去罢!”

  打发了那个妖艳的女子,小吴回头面对两个女刑警,一脸的苦相,道:“两位女警官来得真是时候,不知我又犯了什么事了?”

  贺潋滟道:“现在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快带我们去见你们老大,不然你就真的有麻烦了。”

  听到不是针对自己的,小吴的脸色立刻不那么难看了,道:“原来是找张老大呀!他今晚正好有空,两位警官请了!”

  张老大就是杨若凡和贺潋滟要找的人,他年近六十,是A市中人数最多的一群地痞的头子,虽然不是个什么好人,但也没有干过多少坏事。他的手下人数众多,接触范围极广,因此是警方的很好的消息来源。

  两人跟着这个年轻人转过了几个弯,绕进了一条偏僻的小道,来到了一幢破旧的房屋前。杨若凡和贺潋滟以前也来过这里,只是她们从来不愿意在这种破旧脏乱的地方多呆片刻。

  走在前面的小吴当先推开了门,大声叫喊道:“张老大,杨警官和贺警官来了。”

  一个略显苍老而不失洪亮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原来是两位警官小姐,有请有请。”

  杨若凡在贺潋滟的耳际轻声地说了一些话,两人就一齐跟着小吴走了进去。

  只见房内,除了张老大外,还站着几个其他的人,不过杨若凡和贺潋滟以前都没有见过。张老大看到两个女刑警走进门来,脸色微微一变,突然手中捏着的茶杯落在了地上。

  “不好!”

  屋内的人突然扑向了两个女刑警,动作极其迅捷,似乎不是平凡之辈,而且他们之间的配合似乎相当熟练,同时从正面、背面和侧面扑到,使得女警官们腹背受敌。

  贺潋滟在进门时,右手已然伸进了包内,因为杨若凡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小心,张老大从来没有对我们表示如此欢迎的态度。”

  就在此刻,她已经把枪抄入手中。作为刑警队中的神枪手,她有把握在几枪之内将局势完全镇住,例如,打伤几个人的腿。但是,敌人的动作之快根本不给她任何反击的机会。就在她把枪从包中取出之际,从背后赶到的歹徒已抢先将她扑倒。

  “啊!”倒在地上的贺潋滟一声惊呼,两个男人从背后将她压住,正面赶到的一个歹徒一脚踩在她的右手上,一震剧痛,使得她不得不松开了手中的枪。

  杨若凡所面对的歹徒中,首先遇到的是正面扑上来的三个歹徒。她毕竟是A市刑警中的搏击高手,随着身形的晃动,她架开了打过来的几拳,同时巧妙地出掌,把一个歹徒打倒。

  贺潋滟虽然被歹徒们按倒,但毕竟作为一个女刑警,她的身手虽然不如杨若凡,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她反覆地扭动着身躯,双手双脚都在不停地抵抗着,使得男人们要想制服她也不容易。

  一瞬间,背后的人也赶到了,杨若凡被拦腰抱住。她双脚蹬地,双腿连续踢出,正面的两个歹徒随即被踢倒,而抱住她的歹徒也支持不住,抱着女警官向后倒在了地上。她右肘向后一顶,立即听到一声闷哼,抱住她的右臂也松开了,而左臂则始终揽在她的腰内。

  然而,就在杨若凡准备摆脱困境之际,她突感到歹徒的右臂正自右后方直扑她面前。她微微一迟疑,不明白歹徒想要干什么,但她立刻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一块夹杂着奇异味道的布直扑面门,立刻堵住了她的口鼻,她立刻抓住了歹徒的右臂,试图拉开,但是立即感到了一阵头晕目眩。

  “唔……”杨若凡虽然还在挣扎,但是已逐渐地减弱了。她只觉得自己全身乏力,无法继续反抗。

  同时,贺潋滟的抵抗也到了尽头,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围了上前,狠狠地踢了她几脚,随后将被打得剧痛难忍的女警官的手臂扭住,从地上拉了起来,反剪双手,一条绳索绑住了她的手腕。

  杨若凡昏迷不醒地倒在地上,已完全失去了知觉,而贺潋滟看上去也已经无力反抗了,两个歹徒把她推到了房屋的正中,随后退向两边。

  贺潋滟道:“张老大,你……”

  张老大道:“贺警官,实在对不起。我也是迫於压力。要是我不合作,大老板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贺潋滟道:“大老板是谁?”

  这时张老大身边的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道:“姓张的,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给我滚出去。来,你把那个姓杨的小妞弄醒。”

  张老大唯唯诺诺地走了出去。另一名歹徒则出去倒了一盆冷水,劈头浇在了杨若凡的头上,倒地的杨若凡双眼微微睁开,苏醒了过来。两名手下立刻扭住她的双臂,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那个似乎是领头的男人道:“两位警官,在下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金,别人都叫我金三。杨警官和贺警官两位一定是女子刑警队中的骨干罢!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的周队长就落在我们手里,可是她不肯合作。恰好你们两个送上门来了,哈哈哈!”

  金三似乎十分得意,毕竟,能够抓住两个女刑警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但他却干得乾净利落。现在,这两个颇有姿色的女警官都被俘了。他当然不必急於把杨若凡和贺潋滟带到顾天那里。在顾天的手下,他的身份也不算低,有随意决断与行动的权利。他决定,正好先利用张老大的地方,好好地审讯一下抓到手的女警官。

  他仔细地欣赏着两个女警官的容貌,简单地作了一些粗糙的品评和比较。

  贺潋滟清新亮丽,性格一定比较开朗,身材虽然显得有些消瘦,但不却失苗条,一双赤脚则更是吸引人。他不禁想起不久前看到的一个女子,如果贺潋滟能够更清纯一些,那么金三或许会动心,可是和那个女子的冰清玉洁相比,贺潋滟似乎就不那么吸引人了。

  端秀的杨若凡则显得更为平静,他几乎不能从脸色上看出她的情绪,凭经验就知道是一个极其厉害的角色。

  在他看来,贺潋滟虽然也可算是美貌,容貌上和杨若凡相比各有千秋,差距不大,但从气质上看,杨若凡更为独特。因此,金三对於贺潋滟兴趣不大,决定只需要用最简单的手法,先严刑拷打一番,如果没有效果,就让手下强奸她。他对杨若凡比较感兴趣,他决定用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这个女警官,以达到最终征服她的目的。

  此际,金三沉浸於思索之中,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贺潋滟正向杨若凡使了一个眼色。

  就在这时,贺潋滟飞起一脚,直蹬扭住杨若凡的一名歹徒,而杨若凡则藉机用身子向侧后撞去,对付的则是剩下的一人。

  金三的脸色变了。贺潋滟的双手虽然被人捆绑住了,但她的双脚还依然自由着。先前她的确被人擒住了,不过那时她的注意力在枪上,而她的武艺尚不及发挥,现在才真正看到了她脚上的功夫。

  贺潋滟那凉鞋内的脚雪白而纤细,现在已重重地蹬在歹徒的腰部。那人惨叫了一声,站立不住,自然也放开了杨若凡的左臂。杨若凡的武艺显然很高,方才如果不是被麻醉气体所袭,要对付她并非易事。虽然她被两名歹徒扭住,但一直等待着反击的机会。如今,机会终於来了。

  杨若凡撞开了另一名歹徒,已然脱困。但是歹徒们也已经行动了起来,十来个歹徒立刻扑了上来,一齐对付刚产生脱困希望的女刑警。

  局势依然对杨若凡和贺潋滟相当不利。第一,枪还落在地上,而且离开她们很远,况且,目前局势十分紧张,歹徒们人多,兴许还有捡枪的机会,但是女警官却绝对没有这个闲暇;第二,贺潋滟的双手还被绑在背后,以她现在这样的状态,很容易被制服。

  贺潋滟大喊道:“你走!”

  她知道,两个人都逃走是绝对不可能的,而只要有一人能够脱险,就完全有希望迅速纠集警方的人手来营救另一人,甚至是女子刑警队队长周剑兰。现在,她对局势的判断也很简单,一方面自己双手被绑,另一方面杨若凡的武艺比她高强不少,因此,杨若凡的脱险更有希望。

  贺潋滟的双脚连连踢出,尽可能地纠缠住更多的敌人。她在腿上的功夫的确不弱,而且一双穿着凉鞋的玉脚看上去还是十分动人,这使得她吸引了不少歹徒的注意力。

  杨若凡武艺高强,面对她的敌人人数已经减少,或许要击倒四个敌人必须用上不少时间,但要摆脱他们夺路而走却并不困难。身着蓝色外衣的女警官身形晃动,蓝影闪烁,几个照面就把众歹徒弄得有些不敢上前,待到反应过来,她已经闪到了门外。

  金三道:“蠢货!留三个对付她,其他人快追!”

  这时,那群歹徒才醒悟,几个人放弃了贺潋滟,追了出去。

  金三的话音在后面响起:“不把那个姓杨的女警抓回来就不要回来见我。”

  贺潋滟还想抵抗,但在双手被绑的状况下要稳住重心已使得她的体力大大地消耗了。事实上,三个歹徒对付双手失去自由的她已经足够了。面对着歹徒的围攻,贺潋滟渐渐感到难以抵挡。一个歹徒找到了机会,从背后蹬在了她的膝关节上,女警官彻底失去了平衡而倒地。

  金三道:“把她的双脚也绑起来。”

  女警官白色长裤的裤脚被掠起,一条绳索在贺潋滟那纤细的脚踝上绕了两个圈,打了一个结。现在她已经无法移动了,一名歹徒拽着她那披肩的长发,将她拖到了金三的面前。倒地的的女警官半侧着身子,扭头怒视擒住她的歹徒,单薄的衣衫之下,高挑的身材婀娜苗条,披头散发,赤裸双脚,无疑是一个动人的女俘虏。

  金三的脸上显然有几分怒气,道:“贺警官,你可厉害得很啊!落到我的手里还想逃?别做梦了。”说着,他蹲下了身,接替手下抓起贺潋滟的长发,劈头就是重重的几个耳光。女警官的脸庞被打得剧烈地左右摇晃,她呻吟着,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渗了出来。

  金三将她的身子再向前拖了一点,松开了她的头发,进而用手去碰贺潋滟的脚。在魔掌触及肌肤的一刹那,贺潋滟本能地将双腿蜷起,但被绑着,根本无法摆脱。金三双手一伸,还是轻易地抓住了被捆绑的脚踝,他顺手除去贺潋滟的凉鞋,抚摸着她的双脚。

  “一双脚长得还真不错。”

  一种厌恶的感觉直袭贺潋滟心头,原本她以为自己并不会太在乎受到淩辱,至少双脚被歹徒抚摸并不应该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但现在,她觉得自己错了。一个女刑警落入歹徒的魔掌,哪怕是每一个简单的细节,都会给她造成很大的压力,原因在於她是女警,而淩辱她的是一个歹徒。如果不是由於两人的身份,她反而能够坦然地面对。

  金三的淩辱显得明快,稍稍玩弄了贺潋滟的双脚,他的手立刻又移开了。他缓缓掀起了女警T恤的下摆。贺潋滟的T恤属於比较短的一种,只需要把下摆向上掀起少许,就可以看到她的腰带和长裤上缘,再向上则是腰腹部的肌肤。她的腰身十分动人,肌肤白皙滑腻。

  不过金三对贺潋滟兴趣不大,虽然他承认贺潋滟本身也可以算是一个很吸引人的女子,但和杨若凡对比,他更倾向於后者,何况,对着贺潋滟,他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个年轻女子,但却又可以明显地察觉到两者之间的差距。所以他只是简单地摸了摸女警官的身体,随后就顺手将贺潋滟的上衣扯破,从她那洁白的身体上撕扯了下来。

  “啊!”贺潋滟的上身顿时就只剩下了白色的胸罩,羞耻地惊呼了一声。

  虽说她的乳房看上去并不十分丰满,但坚实挺拔,她的身材十分苗条,腹部平坦紧绷。这已经使得其余三个歹徒看得双眼发直了。金三则坚信,剥光杨若凡时所能看到的一定更好,因此他只是迅速地浏览了一下贺潋滟那胸罩下的双峰。

  金三反倒觉得,像贺潋滟这种身材高挑清瘦的少女,穿着衣衫的时候甚至比现在更为性感、更为婀娜多姿。现在,固然玉洁的肌体触手可及,但衣下玉体的神秘感却缺失了。当然,这种感觉只是对他而言的,对於其它的男人也许并非如此。

  “把她吊起来!”

  两个歹徒抓住贺潋滟被反绑的双手,解开了绳索,将她的双臂举过头顶,然后重新绑了起来。当然,趁着这个机会,男人们在女警官的身体上又抓又捏。贺潋滟裸着上身,被绳索吊在了房间的正中,一双赤脚离地半尺。

  金三悠闲地道:“贺警官,你一定看过你们队长的照片吧!其实这只是一个误会,误会而已。”

  贺潋滟怒道:“误会?你这畜生!”

  金三道:“其实,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些警方的情况而已。现在,我们只知道你们女子刑警队在调查一个贩毒团夥。可是我们不知道进展如何,而对於你们女子刑警队中的人物,原先只认得周队长,现在当然多认得了两个。其实,我们仅仅只想知道这些情况而已。”

  贺潋滟道:“你有什么手段就尽管用罢!我不会说的。”

  金三看到被吊起的贺潋滟一脸的坚定,完全和所预料的结果相同,顺手接过手下递上来的皮鞭,对着她那无瑕的背部就是重重的一鞭。

  “啪”的声音响起。贺潋滟的上身一阵颤动,一条触目惊心的暗红色鞭痕就出现在了玉背之上。由於金三不准备亲自强奸她,所以下手毫不留情。

  “啊!”贺潋滟的呻吟声和她的话音一样优美,这使得金三心中微微一动,但想到马上就要到手的杨若凡,以及那个曾经令她心仪的清纯女子,还是立刻平静了下来。

  周围的几个歹徒看着如花似玉的女警官眼看就要被打得遍体鳞伤,不免有几分惋惜:“金三哥,她长得还不赖,这样打下去,一会儿玩起来可就不那么带劲了!”

  金三淫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们倒是怜香惜玉。贺小姐看上去是一个处女,待会儿就留给你们了。其实,精彩的东西还在后面呢!”

  ※    ※    ※    ※    ※    ※

  论武艺,杨若凡可算高强,但是论奔跑的速度,她却并不佔优。女警还没有跑出这偏僻的小道,就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已经赶上了她。

  她还想要继续跑,但是上衣已经被人一把抓住。万般无奈之下,她只有回头继续和歹徒们搏斗。杨若凡知道,只要离开这个偏僻的小道,来到人物众多的大路上,歹徒即便人再多也无计可施,但现在被四个歹徒缠住,使得她一时无法脱身。

  更不妙的是,后面又有几个歹徒赶了上来。如果说杨若凡有把握对付眼前的四个人,但随着敌人的增多,她可以感到形势的严峻。

  虽然不时有人被打倒,但是杨若凡始终不能脱身,后面的歹徒已然赶到,她顿时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大大增加了。面对人数佔优的敌人,她施展着拳脚,不停地招架和闪避着,反击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

  尽管局势上歹徒们并没有佔什么上风,但时间的推移明显对他们有利。杨若凡的体力正迅速地消耗着,现在她虽然可以支持住局势,但却不能保证她可以一直支持下去。

  歹徒们也可以感觉到女警官的力量正逐渐地变弱,他们已经意识到,杨若凡撑不了多久了。

  ※    ※    ※    ※    ※    ※

  当第三鞭抽在贺潋滟的身体上时,门开了。女警官的背部已经出现了三道交错着的鞭痕,呈暗红色,肌肤之下一定出现了大量的内出血。鞭痕末端,肌肤破裂之处,鲜血缓缓地流出,惨不忍睹。

  “啊!”

  呻吟过后,贺潋滟忍着剧痛,扭头向门外看去。只见一群歹徒面带喜色,押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杨若凡的上身被五花大绑着,垂着头,只能进行非常微弱的挣扎,而双脚居然没有被捆绑,似乎她的力量已被耗尽,在这种状况之下无法继续反抗。

  她的蓝色外衣已经不存在了,一定是在搏斗中被歹徒扯去,此刻她的上身剩下一件单薄的吊带背心,加上里面胸罩的肩带,四道白色的细带略显淩乱地挂在圆润的肩部,显得格外性感。吊带背心和胸罩都是紧身的,碗状的乳房曲线、纤细的腰部都凸现了出来。她的背心也很短,在穿着外衣的状况下当然看不到,而现在则只要稍稍拉扯背心的下摆,很容易就会把身体裸露出来。

  金三的注意力立刻转移了过去。他抛开了手中的鞭子,走向了杨若凡。

  他右手抓住杨若凡的马尾辫,强迫她正视自己,而左手的手指则勾起了女警官吊带背心和胸罩的肩带,利落地拉扯整理了一番,虽说将杨若凡那淩乱的肩带整理端正,但动作之间却夹杂着十分的猥亵。他决定慢慢地淩辱她,所以并不急於动手淩辱,但淫邪的意图却暴露无疑。

  贺潋滟无奈地看了看杨若凡,后者则几乎没有什么反应。杨若凡的白色吊带背心到处都是尘土,看来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搏斗,A市身手最出色的女警官耗尽了所有的体力,最终被人多势众的歹徒擒住。

  杨若凡和贺潋滟都清楚,不久前还在讨论的周剑兰的厄运,看来要降临到她们两人头上。

相关链接:

上一篇:秀足可餐 下一篇:变态主仆,请心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