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幸福监狱

发布日期:2016-08-29  来源:本站  阅读:加载中

前言

  从小就向往监狱和军队这些纯爷们环境下的同性生活,现在终于通过「幸福监狱」把内心的欲望和感情写了出来。虽然故事的情节是虚构的,但是我的真名就叫健豪。曹宏彪,王兵,陈针锋,陈桂明都是在我生活中曾经出现过的,深深触动过我灵魂的帅哥,猛男。至今想起,依然历历在目,令我怦然心动。

  第一次写作,难免生涩,但虚构的故事里,折射着我真实的生活,「幸福监狱」字里行间充满了我的真感情,真欲望准备了六张我心目中故事中人物的遐想图,编成1到6号,希望大家能够根据文中描写一眼认出,与健豪,曹宏彪,王兵,陈针锋,陈桂明,大狗熊一一对号入座。

  幸福监狱1被捕

  我叫健豪,今年22岁,身高184公分,体重69公斤,是一所着名女子健身会馆的健身教练。从十几岁起,五年来,我每天做的两件主要的事情就是健身和操女人。每天八小时的健身,让我拥有了傲人的六块腹肌和魔鬼身材。

  加上天生一双勾人魂魄的电眼和尺寸惊人的大鸡巴,让我身边总是围着一群美女。但是,我健壮的躯体里,是一颗空虚的心。22岁的我,虽然是个性场老手,但从来没有享受过真正爱与被爱的滋味。只能通过每天在女人身上疯狂的发泄,来填补我内心的空虚。

  终于有一天,我的人生彻底地改变了。

  那天晚上,我带着刚刚在酒吧搭上的一个金发美女,来到她住的酒店。进了屋,脱光后,我坐在床边,一边看着性爱光碟,吸食她带来的大麻,一边享受着跪在地上的美女卖力地为我口交。在这个旅馆偷拍的性爱光碟里,女主角是一个穿着校服的清纯学生妹,脸上还透着稚气。

  帅气的男主角是个黝黑,健美的阿兵哥,穿着被汗水浸湿的谜彩军服,像是刚从兵营受训回来。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从谜彩军裤中掏出那在兵营中憋了很长日子早已涨得通红的大鸡巴,享受学生妹的口交。

  半小时后,我终于吸饱了大麻,兴奋的感觉一阵阵冲向脑门。大鸡巴头被吹得涨成酱紫色,油光光沾满了我马眼里渗出的淫液。此时光碟中阿兵哥正把大量的精液一股股地喷在学生妹的脸上,学生妹的脸上充满了淫荡,贪婪地舔食情郎那美味的精液。金发美女一边吹着我的大鸡巴,一边用手指抠着自己的骚逼,满手都被骚逼流出的淫液沾湿了。

  知道她已经发浪,快忍不住了,但我却故意坐着一动不动,一点也没有要操她的意思。根据我的经验,女人开始发骚的时候,你越不操她,她对大鸡巴的渴望就越加强。等到她浪到顶峰,大鸡巴再猛操她时,她就会欲仙欲死,彻底地被大鸡巴征服,心甘情愿地当大鸡巴的屌奴。

  「大鸡巴哥哥,快操我吧……哦……妹妹的逼骚死了,要大鸡巴操……」「流了那么多淫水,你的逼里一定很痒,很热,是吧?」「是……是……妹妹的逼里现在又热又痒,要大鸡巴操。」「刚才在酒吧里,你一开始不是还跟我装逼装婌女,不要跟我来吗?现在大鸡巴哥哥累了,不想操你。」「不……不……我再也不装逼装婌女了,我是大鸡巴哥哥的骚逼,我要大鸡巴操……求求大鸡巴哥哥,操死我吧!」我知道她已经浪到顶峰,到了用我的大鸡巴彻底征服她的时候了。我躺在床上,叉开双腿,大鸡巴一拄擎天。「骚逼,想要大鸡巴操,还不快自己坐上来,自己骑?」她急忙把骚逼口对着我的大鸡巴头,一点点慢慢套进去。终于,鸡蛋般大的龟头整个进入了湿热的骚逼。最后,整根大鸡巴全根尽没,直顶花心。

  「哦……爽……爽死了……」她长出了一口气我的大鸡巴死死顶住她的花心,终于把她的欲火暂时压住了但马上,她就用骚逼紧紧裹着我的大鸡巴,一边叫春,一边上下快速地骑。骑了50分肿后,她的骚逼一阵紧抽,逼里一股热热的骚液喷向我的大鸡巴。猛烈的快感从我的大鸡巴一阵阵冲向脑门。

  「哦……大鸡巴……操得我爽死了……哦……」她浪叫。我知道她已经达到高潮,就挺起大鸡巴向她的花心加速猛力几肏,精关一开,精液向逼里狂喷。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踢开,冲进来三个警察。我狼狈地拔出还在滴着精液的大鸡巴,目瞪口呆……就这样,我因为吸食大麻被捕入狱一年。对于即将来临的监狱生活,我充满了担心和恐惧。五年来,我那根天天被美女伺候得爽爽的大鸡巴,在未来一年没有女人的日子里,可怎么办?

  幸福监狱2入狱

  我坐在开往监狱的囚车里,囚车上挤满了犯人,有两个犯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坐在我边上的是一个帅哥,20岁不到,酷酷的,长得很象赵又廷。一直在用那双赵又廷般色眯眯的单眼皮使眼色勾引我。慢慢地,他凑到我的耳边说:「大哥,你好壮,肌肉好发达,好有男人味啊!」见我没有反应,他接着说:「大哥,你那一包鼓鼓的,鸡巴一定很大吧?」「那当然,除了在性爱录像里,我还没见过比我更大的鸡巴。」我骄傲地说。

  「你操起来一定很猛吧?当你的女人一定爽死了。」「xxx,老子操过的女人,没有不喜欢老子这根大鸡巴的。为了求老子操她们,叫她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她们都说,被老子的大鸡巴操了以后,才懂得什么是人生真正的性福。」我更加骄傲地说。

  「臭小子,别太拽。到监狱里,我会让你尝到男人真正的性福。」突然,对面一个混血猛男邪邪地笑着说。他大约二十五六岁,186公分,比我还发达的肌肉,黝黑性感。俊悄的脸上有道刀疤,浑身散发出一股带有野性的男人味。

  我赶紧闭嘴不说话,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不安。囚车开了十几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幸福监狱。

  新犯人进监狱的第一件事,就是人人闻之色变的通柜。十几个新犯人脱光了排成一队,等候轮流通柜。混血猛男故意排在我前面。当我看到他那根半硬的大鸡巴时,大吃一惊!半硬的大鸡巴已经有16cm长,两个手指般粗,磨姑头型的大鸡巴头上还流出许多骚液。可以想象这根鸡巴硬起来会有多大。他八块腹肌分明,全身肌肉结实,匀称。

  健壮的屁股上面,刺着一只威武的东北虎。「啊……啊……」犯人的惨叫声不断传来。通柜时,一个狱警把带着橡胶手套的两个手指猛力插进犯人的肛门,再在屁眼里拼命转动。每个犯人都痛得大叫。轮到混血猛男了,那个狱警双手握住那根大鸡巴,从鸡巴头到鸡巴干到鸡巴蛋,来来回回,摸了足足三十几分钟。

  那根半硬的大鸡巴慢慢完全硬了起来。我的天!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极品大鸡巴!那根大肉棍不光长度惊人,将近22公分,体积也是异常地硕大粗壮。鸡巴肉柱足足有我手腕那么粗,上面血脉奋张,青筋环绕,浑圆闪亮的酱紫色的大龟头也像个大鸡蛋似的顶在肉棍上面,棱头圪脑的,尺寸大得吓人。

  这是我所见过的尺寸最惊人的生殖器,整根大肉棍笔直,挺拔,割了包皮的大龟头骄傲地微微上翘,好象要让所有的女人,男人都臣服在它之下。早听说混血男人的鸡巴大,可是没想到有这么大!那个狱警流着口水,嘴唇离大龟头才几公分。我敢肯定,如果边上没有其他犯人,他一定会一口把它吞进嘴里。

  他边摸着那根大鸡巴边说:「彪哥,你终于又回来了,我可真想死你了」「你是想我的这根大鸡巴了吧?」彪哥抖一抖他的大鸡巴说。那个狱警脸一下红了:「彪哥,这回你身上有没有带违禁品?」「当然有,带了很多。两个星期的货都存在这根大鸡巴里面了。你看,都把它撑这么大了」彪哥坏笑着说。「你再摸它,货就要喷出来了,你小心不要被喷到满脸。我知道你在找什么东西,它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彪哥一语双关。

  最后,彪哥竟然屁股没被通柜就被带走了。我敢肯定,那个狱警是早已经被彪哥的大鸡巴征服过了的。

  幸福监狱3狱友赵又廷

  新来的犯人都会被分到两人一间的牢房,被观察一个月后才关进集体大牢。我的同室狱友,竟然是那个赵又廷。

  他叫王兵,身材瘦高,匀称。最迷人的是那双赵又廷般迷人的色色单眼皮。王兵生在东北长春,从中学起就有许多女孩追她,可是他心里很明白,他从小就喜欢健壮的爷们。适龄后,他终于如愿参军,加入纯爷们集中营。

  在军营的第一天,训练回来后,他满身大汗累倒在床上。忽然,五个老兵一下扑了上来,按住他的手脚,开始扒他的裤子。「大哥,别……别……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老子看你整天摆一张臭脸,耍酷,很不爽。老子今天要给你来个实弹练习,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弹药,让爷们解解闷。」没几下,王兵的鸡巴就完全暴露在了大家的眼前。「这小子,人这么瘦,鸡巴倒很粗大。爷们今天就让你爽一爽。」领头的老兵握住王兵的鸡巴开始使劲地撸。

  王兵从来没有被男人撸过鸡巴,鸡巴特别的敏感。现在,在一群散发着满身男人汗味的健壮兵哥哥面前,鸡巴被一只爷们粗糙的长着老茧的大手使劲撸动,强制打手枪,让他感到羞辱,但更感到兴奋,一阵阵的快感从涨得通红的鸡巴上传来。

  老兵加快了撸动的速度,不多久,几股精液喷薄而出,向上射出1米多高,又落在了王兵的脸上。「这臭小子弹药到还真不少……操!这么快就射了,一定是个骚货。再帮他打,看看他还能射几次。」五个老兵轮流帮王兵打手枪,他已经不知道射了几次,一直到精液喷尽。其实最后几次射精时,他的鸡巴已经没有快感,但是心里却无比兴奋,有一种被爷们羞辱,征服的快感。

  一个月过去了,王兵浑身有股欲望在燃烧。每天与一群健壮的爷们在一起训练,洗澡,穿着底裤在一起打牌,让他欲火难息。可是他又不敢去勾引他们,他知道这些阳刚的爷们都是直男,他们经常在一起谈论他们如何把女人操到欲仙欲死王兵甚至希望能被老兵再次强制打手枪,来喷发他难息的欲火。

  最让他欲火燃烧的,是班长陈针锋。他中等个子,一身黝黑的踺子肉。经常在洗澡时晃着一根大鸡巴在澡堂里走来走去王兵已经很多次在梦中吸过那根大鸡巴,好几次在梦中他叫着陈针锋的名字梦遗出一大泡精液。体能测验,王兵引体向上只有15下,没有达到20下及格标准。

  「操,你是不是男人,等一下到我宿舍来。」班长大骂。来到班长宿舍,班长只是穿着底裤,露出一身的踺子肉。王兵低头不敢看班长的脸,「操,平时打浑偷懒,不练习,现在才15下,象个娘们,给老子丢脸。老子今天要惩罚你王兵被骂得头也不敢抬。忽然,班长一把拉住王兵的头发,把他的头压向自己的胯部。

  「既然你象个娘们,就来伺候真正的爷们」王兵一抬头,班长早已经脱下了底裤,那根他早思暮想的大鸡巴已经雄纠纠勃起在他的脸前。他顾不得想太多,象在梦中时一样,急忙一口吞下那根诱人的大鸡巴,大龟头直顶到他的喉咙,一股雄性的男人味直冲他脑门。班长挺着大鸡巴使劲操着王兵的喉咙。

  「xxx,果然是个爱吸鸡巴的骚货,我操死你!」王兵觉得班长的大鸡巴又粗又硬,在他的嘴里猛撞。他使劲把鸡巴头往喉咙里吞,他要用最热最软的喉咙伺候这根大鸡巴,伺候这么爷们的班长。「斡……爽……比女人还会吹。」班长的鼓励让王兵吹得更卖力,他觉得让班长的大鸡巴爽,让猛男爷们爽,是他最大的满足。「啊……斡……爽……我要丢了……哦……」随着班长一声大吼,王兵感到嘴里的大鸡巴又猛然增大,龟头抖了几下,一泡热乎乎精液射进他的喉咙王兵满嘴是班长的精液,又浓又香,充满了男人的雄性味,他贪婪地往肚里吞,他要吞下班长全部的男人精华。

  从此,王兵的生活中再也不能没有大鸡巴爷们。去年退伍后,他当了伺候爷们的鸭子。除了可以挣钱,还可以满足他被大鸡巴征服的欲望。虽然才20岁,因为当鸭子被抓,他已经第二次进这所监狱了。

  从王兵那里,我很快了解了这所监狱的情况。监狱坐落在幸福县北,故称「幸福监狱」监狱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狗熊」,40岁的他长得象只粗壮的大狗熊,以冷酷,残暴和性虐待闻名。

  监狱里有两大帮派,猛虎派老大曹宏彪,人称「彪哥」,外号「直男杀手」中菲混血,以他的拳头和我已经见识的那根大鸡巴闻名。虽然才25岁,可是七年来,他已是多次进出幸福监狱的常客;青龙派老大「龙哥」,34岁,他的冷酷,残暴和性虐待,比「大狗熊」有过之而无不及。

  转眼两个星期过去了,没有女人的日子可真难熬。我那习惯于每天操女人的大鸡巴可憋坏了,大鸡巴头涨得通红,从大张的马眼里面,我的前列腺液不断的流出来,顺着龟头和肉茎一直流到鸡巴根部。我躺在上铺,脱光光,大鸡巴朝天,轻轻用手抚慰我那憋坏了的大鸡巴。

  自从17岁操第一个女人起,我已经很久没有自己打手枪了,我的大鸡巴习惯于女人每天的伺候。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下铺传来王兵性奋的叫春声。他又在打手枪了。9这几天,他已经勾引我很多次,都被我拒绝了。我心里一直认定我是个爱操女人的大爷们,从内心拒绝成为一个同性恋。

  可是王兵性奋的叫春声,终于让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欲火。我跳下床,冲他挺着大鸡巴骂道:「干,骚货,叫得老子受不了了,快帮老子泄泄火」王兵高兴地跳下床,跪在地上,张开双唇,用舌尖先舔干净我马眼里渗出的淫液,接着舌头紧贴住我的大龟头下面敏感的系带,自下而上,朝我的尿道口一下下地刮舔。

  当他的舌尖来到大龟头上面隆起的肉峰之后,又一次沿着原路重新回到下面,继续舔弄起来。这里是男人鸡巴上最敏感的区域,我闭着眼,享受着他超好的口活,兴奋地呻吟起来,脸上流露出非常满足非常爽快的笑容。

  王兵慢慢把我整根鸡巴吞入口中,我的大龟头被他的喉咙像套箍一样牢牢地夹在其中,在我的大肉棍持续进入的过程中,他的喉咙肉壁不断地挤压着这根大鸡巴,这种牢牢地被包裹、被拘束的快感刺激得我更是拼了命的把还留在他嘴巴外面仅有的一小段肉棍继续塞进去。

  「我靠,你XXX简直太棒了,比女人还会吹」我爽到了极点。睁开眼,看着跪在地上被我操着嘴的帅哥,感到非常地满足。就在我性奋到极点,即将喷射时,王兵却把我的大鸡巴吐了出来。「你xxx不要停,老子xxx操死你!」我大骂。

  「健豪哥哥,你操操我的屁股吧……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想被你操了,这些天,我的屁股痒死了。」「老子可不想操男人的屁股,老子可不是一个同性恋」「健豪哥哥,其实不管男人女人,最重要是能够让自己喜欢,让自己爽。我的屁股会把你的大鸡巴伺候得很爽的。我是男人,更知道怎么样让男人爽」王兵已经象狗一样趴在地上,撅起翘翘的屁股,自己扒开了屁眼等我操。「健豪哥哥,操我吧,求求你了,我的屁股真的痒到受不了了,求求你,操死我……」不知道是被他说服了,还是我的大鸡巴真的需要发泄,我挺着大鸡巴向着他高高翘起的屁眼猛肏进去。我的大鸡巴早已被我马眼里渗出的淫液弄湿了,王兵的屁眼里也已经骚到又湿又热。我先用大鸡巴头操他的肛门口。大鸡巴头在肛门口进进出出,紧紧的肛门口象一张又湿又热的小嘴,在吸着我的大鸡巴头。

  十分钟后,当大鸡巴头进入肛门后,我一挺大肉棒,一插到底,整根尽没。「哦……大鸡巴……爽死了……哦……」王兵忍不住浪叫起来。我的大鸡巴被王兵的屁股紧紧裹住,大鸡巴在屁股里进进出出,象有无数张又湿又热的小嘴,在同时吸着我的大鸡巴。我不得不承认,操男人的屁股,比操女人的逼爽多了。

  虽然,我从来没有操过男人,可是我想操骚0和操骚逼是一样的。我用「九浅一深」的操法,一口气操了五百多下。「健豪哥哥……大鸡巴哥哥……你操太猛了……爽死弟弟了……哦……」看到王兵淫荡的帅脸涨得通红,声音已经有些沙哑,趴在地上,不断地摇动高高撅起的翘翘的屁股,来讨好我的大鸡巴,我内心感到特别的满足,这让我想起了以前那些操过的在我大鸡巴下发浪的骚逼。

  「骚逼……欠操的骚逼……我操死你。」「是……是……我是骚逼……我是大鸡巴哥哥的骚逼,我欠操……大鸡巴哥哥操死我吧……」王兵已经彻底地被我的大鸡巴征服了,为了我的大鸡巴,他什么都愿意说,什么都愿意做。我觉得用大鸡巴征服一个爷们,比征服一个骚逼更有满足感,更让我觉得自己象个大爷们。

  「哦……这里……就是这里……顶到了……顶到了……大鸡巴顶到我的G点前列腺了……」当我的大鸡巴顶到王兵屁股里一个核桃大小的肉球时,他忽然大声浪叫起来。可以感觉到他整个身体一下子酥软掉了「不要停……哦……健豪哥哥……求求你不要停……操这里……哦……就是这里……「我用大鸡巴对着他的G点前列腺又是一阵猛操。」啊……爽死了……健豪哥哥,大鸡巴哥哥……你太会操了……弟弟要射了,被你操射了……「随着几股精腋从他被我操得硬梆梆的鸡巴里狂喷出来,王兵的屁股紧紧裹住我的大鸡巴,一阵收缩。我的大鸡巴爽到了顶峰。「哦……我要射了……我也要射了!」我大喊着,大鸡巴在他的屁股里面进一步地膨胀,精关一开,积了几个星期的精液狂喷而出。

  当我躺在床上休息时,王兵用舌头慢慢舔干净残留在我龟头上的精液。我的欲火又再一次被他挑起了……那一夜,我操了他四次。我预感到,未来在没有女人的幸福监狱的一年,我将会有一段性福的好日子。

  幸福监狱4「直男杀手」

  一个月后,我进入了8号牢房,王兵进入了13号牢房。8号牢房的老大,正是混血猛男,人称「直男杀手」的彪哥。另外,还关着三个犯人。陈桂明,二十出头,帅气的脸上一脸淫笑,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骚劲。

  「鸡巴猴」,三十不到,因为长得像只精瘦的猴子,又有一根大鸡巴而得名。三壮,三十出头,粗粗壮壮的彪形大汉,是彪哥的铁哥们,每次打架都是最猛,冲在最前面的人。一进入8号牢房,我就有一股不祥的感觉。陈桂明,「鸡巴猴」和三壮的眼神好象要把我一口吞下去。

  「哈哈,臭小子,你终于来了」彪哥坏笑着说。他用邪邪的眼神盯着我,好象猎人盯着猎物,令我脊背上透出一股凉气。「鸡巴猴,给这臭小子讲讲这里的规矩」「臭小子,你给我听着,这里彪哥是我们的老大,这里的规矩就是彪哥的规矩。一句话,彪哥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否则,哼,哼,会让你生不如死!」「鸡巴猴」神气活显地说!

  我进入8号牢房的第一天晚上,彪哥脱光光坐在床边,叉开双腿,那根大鸡巴软软地垂在胯下。我被「鸡巴猴」带到彪哥面前。「臭小子,快过来,跪下帮老子吹鸡巴。老子早就知道你要来8号牢房,已经憋了七天没有操了」「不,不,彪哥,我是直男,我不会为男人吹鸡巴?」「直男?哈哈,知道为什么别人叫我直男杀手吗?老子就喜欢操直男,再屌的直男被老子操了以后,也会变弯。很多直男一开始比你还要屌,最后咋样?还不是跪下来求老子操。」「不,不,我不会,打死我也不为男人吹鸡巴。」我暗暗下定了决心,我是个大爷们,我绝对不能为男人吹鸡巴。如果被硬逼着吹鸡巴,我就一口咬下去。我真害怕为男人吹鸡巴会让我彻底丧失许多年来一直引以为傲的大爷们的尊严。操王兵的时候,我是觉得男人操男人有点怪怪的,可是我是把他当女人一样来操,我甚至觉得用大鸡巴征服一个爷们,比征服一个女人更爽,更有满足感。

  可是,要我象我操过的骚逼和王兵一样用嘴去为男人吹鸡巴,我感到无比的羞辱,那会让我彻底丧失爷们的尊严。「哈哈,有性格,我喜欢。」彪哥好象看透了我的心事:「别紧张,我从来不喜欢逼直男帮我吹鸡巴,我喜欢他们心甘愿地伺候我的大鸡巴。」「来,鸡巴猴,给这臭小子尝点甜头。」很快,我被脱得一丝不挂,仰面朝天,死死地被按倒在地上。「给这臭小子上点开胃菜。」随着彪哥一声令下,陈桂明开始帮我吹鸡巴,「鸡巴猴」贪婪地吮吸我的乳头。

  被三柱铁钳般的大手死死按住,我知道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虽然恐惧占据了我的心,但是,十分钟后,身体本能的反应还是让我的鸡巴和乳头坚硬如铁。说实话,我不得不承认,陈桂明和「鸡巴猴」都是吮吸高手。

  接着,我被翻转身趴在地上,陈桂明把整张脸埋在我的股沟里,伸出舌头,慢慢舔我的屁眼。他柔软温暖的舌头绕着我的肛门一圈圈转动,一下用力插进肛门,一下又缩回来舔肛门口,他的唾液把我的屁眼完全弄湿了。我的屁眼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被别人碰过,非常的敏感,在陈桂明的舔弄下,一股股的快感从我的屁眼口的末梢神经传来。

  说真的,我喜欢他的舌头深深地插进我的屁眼,绕着我的屁眼壁,一圈圈地打转。「鸡巴猴,给这臭小子上点润滑剂。」「是,彪哥」「鸡巴猴」在边上兴奋地打手枪,早就憋不住了,挺着根大鸡巴快速地撸动,不久「噗噗噗」把一泡精液全部喷在了我的屁眼上。

  彪哥的指尖紧贴在我的菊花嫩穴,沾着「鸡巴猴」的精液在上面轻轻地一遍又一遍地画圆打转。当他的食指最终突破括约肌的束缚,插入我屁眼内的瞬间,我的屁股本能地因为快感兴奋地抖动起来,「喜不喜欢这种感觉,吖?」彪哥一边坏笑着问我,一边加大了手指的力度。「我敢打赌,等一下你希望我用来插你屁眼的绝对不是这个。你的屁眼真骚,把我的手指头夹的好紧。是不是里面很痒,想不想我再多插一根进去啊?」彪哥用下流的语言催动着我奋张的情欲,同时不等我的回答,就把第二根手指塞进我饥渴的屁眼里面。

  「还要不要?是不是还不够爽的啊?」彪哥继续着,把第三根手指也捅了进去。

  彪哥把他的手指从我的屁眼里面抽了出来,换成他的大鸡巴头子对准我的肛门,他用了很大劲,想把这个巨大的龟头强塞进我的窄小的菊花里面。就在他硕大的龟头突破我肛门的防线,硬是将我的菊花大大地撕开,强行插进去的刹那,我因为剧烈的疼痛大声地尖叫起来。

  我可怜的小屁眼被彪哥的大鸡巴撑开到了前所未有的宽度,这种巨大的扩张远远超过我所能忍受的极限。伴随着龟头后端最膨大的肉棱的进入,那种完全被撕裂的痛感稍稍舒缓了一些,我的屁眼此刻像一只大大张开的小嘴一样,紧套在插在我肛门里面的龟头后方的大肉棍上。

  看到大鸡巴上体积最大的龟头已经完整的塞入我体内,彪哥立刻迫不及待地用手左右两边抱住我的腰胯,开始继续把留在屁眼外面更加粗长的大肉棍慢慢朝我的肉洞里面插进去。刚刚舒缓的痛苦又一次变得爆发起来。

  随着彪哥的大鸡巴一点点的消失在我隐秘的屁眼里面,这种被撕裂的疼痛变得越来越剧烈。不光是他大鸡巴前所未有的长度让我如此地难受,更主要的是他粗大到手腕一样的直径,这才是真正让我疼痛难忍的关键。不光是我的洞口,我的直肠也同样被插入的大鸡巴撑开到了极限,我屁眼内部稚嫩的肉壁由外及里地不断伸展扩张,好提供足够大的空间来容纳彪哥硕大的阳具。

  当彪哥把他宝剑一般的大鸡巴一直朝我的屁眼里面插入到末柄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硕大的阴囊摔打在我的屁股上面,他的阴毛已经贴在我扩张成橡皮圈一样的光滑的屁眼上,随着彪哥身体的颤动,在我敏感的菊穴嫩壁上擦来擦去,弄得我后面痒痒的。现在我的屁眼里面,除了疼痛和胀满的感觉之外,可是一丁点的快感也没有。彪哥开始抽动起来,当他把大鸡巴朝外抽拽的时候,他的双手依然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

  随着他粗大的肉棍从我的屁眼里面朝外慢慢滑出去,我立刻就感受到体内由于大鸡巴离开而产生的巨大空虚。彪哥没有把整根的大肉棍完全地从我的屁眼里面抽拔出来,而是当他肥大的龟头朝外运动的过程中,高耸的龟棱紧扣在我的括越肌上的时候,他的动作就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已经有差不多18公分的长度已经从我的体内被抽拽出来。

  我感觉到此刻彪哥大鸡巴最膨大的王冠上面肿胀坚硬的边峰紧紧地把我的肛门由内向外撑开,龟棱粗大的直径再一次把我的肛门扩张到了我从来没有过的极限。

  而我肠道内部刚才被大鸡巴塞满的地方,这个时候因为没有了大肉棍的支撑,开始倒塌闭合起来。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大鸡巴刚才带来的撕裂般的烧痛才慢慢转变成快感,而且越来越强烈。

  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不断累积,让我有一股想要叫出来的欲望。我的脸涨得通红,拼命压抑住自己,不要浪叫出声。我不能让边上的「鸡巴猴」他们看到我被操时的骚样。当我不自意地将双腿朝两边分得更开,好让他更充分地插进我的肉洞里的时候,屁眼里面异样的快感非常清楚地告诉了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彪哥的大鸡巴正在摩擦我的前列腺,我屁眼里面的G点。这种酥酥麻麻的快感不断从我的G点传来,慢慢传遍我的全身。「很爽是吗?,、很爽就叫出来,叫出来会更爽!」「哦……爽……爽死了……」终于,我再也憋不住全身的欲火,顾不了爷们的尊严,浪叫出来。真的,彪哥说得对,一叫出来,我憋满全身的欲火就好象有了一个发泄口,让我感到加倍的爽快。「爽……爽死了……彪哥……大鸡巴哥哥……你操得我爽死了……猛一点……再猛一点……求求你再操猛一点……「「XXX骚逼……XXX婊子……你不是直男吗?直男很拽是吗?直男又怎么样?还不是撅起屁股求老子操!」我自己的鸡巴尽管依然不断地从马眼里面流出大量的淫水,但是因为刚才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早已经从耀武扬威的昂首挺胸变成了垂头丧气的死气沉沉。不过现在,我的老二又一次因为从屁眼里面转变过来的快感而开始跳动着复苏过来。

  就在彪哥的大鸡巴来回出入之间,令我的直肠反复体验着被完全塞满和极度空虚之间的巨大反差的时候,他的大龟头竟然可以一直向前,似乎要把我的肠壁捅破一样,直接隔着薄薄的肉壁,一下而且这一次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显得粗壮,我龟头前端的马眼怒张着,任由彪哥的大鸡巴把我前列腺里面制造出来的所有粘液都给挤得流了出来。

  「是……是……我是骚逼……我是彪哥的骚逼……我要彪哥的大鸡巴操……只有彪哥的大鸡巴可以让我爽……」我兴奋地叫喊着,用这些最原始的语言表达着我此刻所有的感受。这时,我想起了被我操过的骚逼和王兵在我大鸡巴下的骚样,没想到我现在被彪哥的大鸡巴操得更骚更浪。

  彪哥的大鸡巴对我前列腺的压力和摩擦,让我产生奇妙的快感,一次次的前列腺快感的叠加,再加上肛门里的非富的敏感的神经末稍的快感,使到我的括约肌猛烈收缩,强烈的快感传到我鸡巴根部,使我产生强烈的要射精的欲望。

  这种快感远比操逼时的快感来得强烈10倍,因为那种只是单纯的刺激龟头而射精的快感,而前列腺快感是,由从肛门里敏感神经末稍刺激、括约肌的猛烈收缩,和前列腺的叠加快感,从里到外,简直就是欲仙欲死,无法形容。这是老天爷赐给男人的真正性福!操骚逼和骚零的确让我有一种大爷们的尊严和征服感,很爽。

  但是那种大爷们的尊严,就象一张假面具,让这种爽快隔了一层。现在,被彪哥的大鸡巴操,被彪哥的大鸡巴征服,彻底地打碎了这一张假面具,让我心底最原始最本能的欲望赤裸裸地爆发出来,那种身体和内心都彻底地被爷们占有,彻底地被爷们控制,彻底地被爷们征服的快感,如火山爆发般地强烈。

  我想,其实我并不是被彪哥操弯的,他只是用大鸡巴点燃了我原本就深埋内心的熊熊欲火。我甚至于还感谢他,感谢他给我带来了这令我欲仙欲死的性福。

  随着「噗」的一记清脆的响声,彪哥那让我身体变得如痴如醉的大鸡巴一下子飞快地从我的屁眼里面全部抽拔出来。我好像一下子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一下子少了彪哥的大鸡巴,我屁股里的空虚感让我差点要发疯了。「不要……不要停……彪哥……求求你不要停……求求你用大鸡巴操我……操死我……「「XXX骚逼……XXX婊子,想要老子操就用嘴好好伺候老子的大鸡巴,伺候得老子爽了,老子就再操你。」彪哥一边用手握住自己的鸡巴根部,甩了几甩,一手则伸到我的脑袋后面,把我的头朝他的胯下拉近。我已经顾不得刚才自己说过的死也不为男人吹鸡巴的话,一心只想好好伺候好彪哥的大鸡巴,讨彪哥的欢喜,好让他继续操我,来平息我屁股里传出的熊熊欲火。

  当我的脸差不多就要碰到彪哥肥满肿胀的大龟头的时候,我开始试着将这个比鸡蛋还大的肥硕的龟头吞进嘴里,我用力地张开自己双颌,好让我的嘴巴能够容纳它巨大的体积。在我把彪哥的大龟头含进嘴里之后,我的嘴唇沿着高高隆起的龟棱,裹在紧接着龟头后面的大肉柱上。

  我把自己的嘴唇稍稍收紧,我此刻能感觉到彪哥的大鸡巴在我嘴里的每一次跳动,含在嘴里的大龟头牢牢地把我的舌头压在下面,我的嘴巴竟然不可思议的几乎被塞个半满。彪哥把他的大鸡巴朝我的嘴里又塞进去一些,他的骨盆也随着更加贴近我的脸。我闭上眼睛,任由彪哥来行动,感受着这根巨大的阴茎在我的嘴里慢慢进入时的感觉。

  又是几公分从我的嘴唇之间塞了进去,一直到他的龟头一丝不漏地顶在我嘴吧最里面的咽喉上。我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重新又把脑袋对着大鸡巴向前缓缓移动。我的一只手紧紧地扒住彪哥的大腿,另一只手牢牢地握住留在我嘴巴外面还很长一截的大肉棍。

  「太棒了,就这么干。」当他的大龟头终于突破障碍,带着后面的大肉柱一点一点地填埋进我的嘴巴,插进我的喉咙里之后,彪哥兴奋的呻吟着。我的嘴唇被夹在其中的大鸡巴撑开成了一个大大的「O」字型,我的嘴唇也和他浓密的阴毛在大鸡巴根部胜利会合。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能把这根长度超过22厘米,直径超过6公分的巨大惊人的鸡巴整根地吞咽进自己的喉咙里。

  我的脑袋一直被他强行按着,双颊紧贴在他的阴毛区上。现在,他终于赤裸着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眼前,并开始缓缓地把他的大鸡巴从我的喉咙里面朝外抽出来。

  他继续着朝外抽拽的动作,一直到他的大龟头差不多完全从我的喉咙里抽了出来,重又回到了我的口腔里。我趁着能喘口气的机会,拼命地用鼻子大力地呼吸着,因为我知道我能喘息的时间并不多。

  果不其然,彪哥停下了朝外抽动的动作,屁股向前用力,开始把他的大鸡巴重新挤入我还没来得及休息的喉咙里。当他的大鸡巴从头至根再次完整地插进我可怜的喉咙里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脸颊和他的骨盆似乎贴得更近了,我的额头几乎能碰到他阴毛区上方的小腹。接下来,彪哥的双手左右两边环抱住我的脑袋,开始把我的头朝后移动,一直到他的龟头再一次完整地回到我的嘴巴里,然后他改变方向,让我的脑袋朝他的身体移动,我的喉咙仿佛成了一个被阿杰随意掌控的肉管子,朝着他的大鸡巴上套了过去。

  彪哥重复着这样一来一回的动作,我的嘴巴和喉咙也逐渐地适应了插在其中的大鸡巴的不断攻击。彪哥的大鸡巴在我喉咙里面进出的速度开始渐渐加快,我闭上眼睛,配合着他屁股的摆动,前后移动着我的脑袋,让他大鸡巴的每一次进入都能插到最深。我怕彪哥快要忍不住在我的嘴巴里面射精了,就在他离高潮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的动作有意慢了下来,一直到我在他大鸡巴上面的套弄完全停了下来。

  我把头向后移开,彪哥已经被我的唾液搞得湿漉漉的大鸡巴开始从我的喉咙里面撤退,就在他的大肉棍从我的嘴巴里出来的霎那,这根威武有力的大鸡巴竟然不可思议的一下子因为失去束缚而跳起了老高,一上一下颤悠悠的在那里晃动。一丝混合着彪哥骚液以及我的唾液的粘液,像一条悬在半空的透明的银丝,从他的大鸡巴上面一直连到我的嘴唇和舌头上。

  「骚逼……婊子……伺候得不错……」彪哥满意地说,这时候,彪哥走到我身边,我看见他壮硕,坚硬,被淫液和我肠道分泌的粘液裹得湿漉漉亮晶晶的大鸡巴正一抬一抬地正指着我,不停地在那里颤抖。

  我的天,这家伙看上去比刚才还要粗大,整根因为反复地摩擦充血,红亮红亮的,冒着腾腾地杀气。变成了一头想拼命发泄欲望的野兽。彪哥走到我的两腿之间,用手紧抓住我的小腿,猛地一下子,让我的两条腿抬起到了半空中,我的双腿搭在了彪哥的肩膀上,他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另一只手按住我的屁股。

  「想不想让我的大鸡巴插你的屁眼啊?」彪哥一边问着我,脸上一边露出阵阵坏笑。「我想!我要彪哥的大鸡巴,我要彪哥的大鸡巴狠狠地干死我!操我,快点干我啊!」我叫喊着,屁眼里面因缺少了他大鸡巴的刺激,感觉到无比的空虚,我真切地希望他的大鸡巴能继续带给我刚才那种前所未有的刺激。

  彪哥把他的庞然巨物只用一下子,就完整地重新插入到我早已经被操得酥软的屁眼里面来。从头到根,一遍又一遍他的胯骨不停地敲打着我的屁股,他干我时候的速度和力度都比刚才要强上了百倍。现在的体位,我的屁股被抬在半空,每一下插入都比刚才要猛烈……我差不多又被彪哥操到了崩溃的边缘,我的淫液继续不停地从大鸡巴里面流出来,我不知道我今天究竟流出来了多少,但是我知道彪哥无情无尽地抽动真的快要把我的身体给榨干了。我把眼睛紧紧闭上,仔细地体味着他的大肉棍在我体内进出时候的剧烈快感。彪哥的大鸡巴对着我的G点前列腺发起了最后的猛攻。快速的三百多下的猛操,让我G点前列腺的快感不断累积,我感觉自己的肛门在不停地收缩,浑身的肌肉都开始颤抖,我知道高潮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

  「啊……啊……我射了!」我大声地呻吟着。「射了。啊……啊……哦……爽死我了」我的鸡巴开始猛烈地朝外喷射。就在彪哥的大鸡巴在我的屁眼里面给我来了最后一击的情况下,我憋了一晚上的精关终于松开,从我颤抖着的鸡巴里面射出来的第一发精液,一下子飞出去老远,直接甩打在我的脸颊上。其余的精液都射在了我的胸口,乳头和肚子上。我没想到自己一下子能射出来这么多,这比我以前任何一次做爱或是手淫时候射出来的精液都要多得多。

  在高潮的最高点渐渐引退的情况的,我的鸡巴依旧不停地从里面流了不少的乳白色的精液出来。我被彪哥的大鸡巴操射了,在没有顾得上自己打手枪的情况下被彪哥的大鸡巴操射了。

  「哦……我要射了……我也要射了!」彪哥一边凝视着我,一边叫喊着。他的大鸡巴开始在我的屁眼里面迅速地膨胀,我可以轻易地感觉到他硕大的龟头深埋在我的内脏里,停在那里渐渐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第一发精弹从彪哥的大龟头里面迅速有力地击打在我的肉壁上,这种感觉非常地舒服,顷刻之间,我感觉到我的屁眼里面已经被他炙热粘稠的精液给注满了,这实在是太神奇了,彪哥的精液像是永远也射不完一样,不停地朝我的体内浇灌,我的肠子里面不一会就被滚烫的精液给温暖成了一样的温度。尽管彪哥依旧站在我双腿之间,不过现在他已经停止了抽耸的动作。

  他开始变软但是仍然很粗大的鸡巴继续填塞着我的直肠。当我们的目光对视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轻松地听见他高潮之后粗重地呼吸声。彪哥拔出大鸡巴叉开双腿站在那边,他光滑结实的身体上闪烁着淡淡的汗水,就象是健美模特在身上涂满了橄榄油一样,让他此刻看上去更加地性感耀眼。

  我跪在彪哥的大鸡巴下,用舌头尽我所能地舔食着彪哥大鸡巴上面的淫液,品尝着彪哥最直接的味道。但是就在我拚命吸舔的同时,还是有一大滴粘液来不及吃掉,滴在了地上。彪哥的大鸡巴好象永远也不会累,刚刚射完精的大鸡巴马上又直挺挺一炮冲天。我的屁眼里也又开始骚痒起来,再一次渴望被彪哥的大鸡巴充满。

  「彪哥,我想还要,我想还要彪哥的大鸡巴操,我的屁股又痒起来了……」我向彪哥赤裸裸倾吐自己的欲望,不知道为什么,在彪哥面前说这样的话,我一点也不感到耻辱,他已经把我戴了这么多年的假面具彻底地打碎了,在彪哥面前,我才是真正的我,真实的我,我可以毫无顾忌地说出内心的原始欲望。说出来,让我觉得这么多年来压在我身上的压力找到了出口,让我如释重负。

  「骚逼,欠操的骚逼,想要老子操就把老子身上的地上的精液全部都舔干净,老子爽了,就再操你一轮。」我赶紧趴在地上,像狗一样舔食彪哥的精液。在地上,彪哥,「鸡巴猴」,陈桂明,三柱和我自己的精液都混在了一起,白粘粘几大滩,我顾不了那么多,尽力地舔食每一滴精液,我要讨彪哥喜欢,我要他的大鸡巴操,为了再尝被他大鸡巴操的快感,我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愿意说。

  那天晚上整整一晚,我不知道被彪哥的大鸡巴操了几次,也不知道吞下了多少精液。我真正领教了这个「直男杀手」,彪哥让我尝到了从未有过的令人欲仙欲死的男人真正的性福。

  幸福监狱5幸福的爱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我每天都沉浸在彪哥给我带来的巨大性福之中。自从有了我,彪哥再也没有操过别人,对于陈桂明的勾引,他总是冷冷地摇摇头。这让我暗暗地窃喜,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心里觉得彪哥是我的爷们,我的男人,我想拥有整个的彪哥,不想与别人分享。

  就在我置身于性福天堂的时候,「赵又廷」却陷入了人间地狱。很多次在放风的时候,他向我哭诉他被13号牢房老大「龙哥」性虐待的惨痛经历。在幸福监狱,「龙哥」可真是一个没人敢惹人人尽知的大魔头,他曾经把一个15岁小男孩的一双睾丸割下来,这让我毛骨耸然,我总是远远地避开他。

  可是,我心中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天我被「龙哥」和他的两个打手堵在了浴室里。「臭婊子,老子xxx早就看上你了,可惜被彪哥先下手抢了去18号牢房。你现在还不xxx快点好好伺候老子的鸡巴。」一个打手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用力摁到「龙哥」的鸡巴前,那根鸡巴弯弯上翘,散发出一股强烈的骚臭味。我吓得浑身发抖,拼命地咬紧牙。

  「不想吹是吗?臭婊子,别给老子装逼,谁不知道你被彪哥操的时候那副骚样。

  今天你xxx不帮老子吹鸡巴,老之就割下你的两个肉球下酒吃。「恐惧充满了我的心,我吓得浑身发抖,从他魔鬼般的眼神里,我知道他真的会说到做到。」放开他。「就在这时,我的彪哥出现了。」谁敢动他就是跟我彪哥过不去,还不快放了他。「「彪哥,以前你的马子你操几次就腻了,就让给弟兄们一起过瘾。这臭小子你操了他两个月还没够,弟兄们都快憋死了,莫非彪哥你喜欢上这臭小子了?」「你们都给我听着。」彪哥一字一句郑重地说:「健豪是我喜欢的人!你们谁敢动它一根手指头,我就砸扁它的头。」说完,彪哥拉着我的手,朝浴室门口大步走去。恼羞成怒的「龙哥」忽然从背后冲上来攻击彪哥,一把自制的小刀猛地扎进了彪哥的大腿,彪哥鲜血直流。一番激战以后,「龙哥」和他的两个打手被彪哥打倒在了地上,「彪哥」满身是血威风凛凛地屹立在那边,我觉得他就象我的一尊保护神。

  「彪哥」因为斗殴和严重伤人被判关单人禁闭牢房六个月。单人禁闭牢房又称「魔鬼牢房」,1米X2米的狭小空间,让犯人每天面对四壁。每天24小时没有狱友说话,没有放风,那种寂寞会把人活生生地逼疯。

  又过了两个星期,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满脑都是彪哥的影子。彪哥是为了保护我才被关进「魔鬼牢房」的,现在他在里面怎么样?他一个人在里面一定受尽了寂寞的折磨,他会不会被逼疯?我平生第一次这么想念一个人,这么牵挂一个人,我的脑海里一次次想起彪哥一字一句郑重地说的那句话:「健豪是我喜欢的人……」我知道,要一个象「彪哥」这样的大爷们当着大家的面说出他喜欢一个男人,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牢房里,「鸡巴猴」,陈桂明,三柱又开始了性战,浪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健豪,是不是没有彪哥的大鸡巴操你睡不着?快过来,爷们的鸡巴给你解解痒。」「鸡巴猴」不三不四地说。我一点欲望也没有,满脑都是彪哥的影子。奇怪,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并不是彪哥那根让我欲仙欲死的大鸡巴,而是「彪哥」满身是血威风凛凛地屹立在那边里的样子,是彪哥一字一句郑重地说的那句话:「健豪是我喜欢的人……」我爬到彪哥的床上,一把抓起彪哥留下来的底裤,那上面沾满了彪哥操我死时留下来的精液,我放在鼻子下,大口大口地吸。底裤上充满了彪哥精液和汗液的混和味道,那么的香,充满了彪哥的男人味,他让我觉得仿佛彪哥就躺在我的面前,散发着令我永远难忘的雄性男人的味道。我大口大口拼命地吸,我要把彪哥身上的味道全部吸进去,我要把他永远留在我的身体里,再也没有人可以把他带走……第二天一早,我怯怯地走进了监狱长「大狗熊」的办公室。「哈哈,我就知道你早晚会来。怎么样?是不是想让我放彪哥出来?」我怯怯地点点头。「哈哈,好!既然来了你就一定知道该怎么做,是吗?」我还是怯怯地点点头。我被带到了一间审讯室,幽暗的灯光下,手铐,老虎凳等种种的刑具让我毛骨悚然。接下来我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最屈辱最悲惨的时刻。

  也许,对于一些喜欢警服,手铐,捆绑,刑具,淋尿,喷粪等性虐待的人,这会是一种享受,但是对于我,这是一种残酷的折磨。我不愿意,我真的不愿意把他再写出来,我要把这个噩梦彻底地从记忆中抹掉。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满身的伤痛,一瘸一拐地走回牢房,可是我的内心却无比的快乐。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彪哥,一想到彪哥不久就可以摆脱「魔鬼牢房」的折磨,不久我就可以见到朝思暮想的彪哥了,我所承受的痛苦,好象都变成了快乐。

  那天下午,我一分钟一分钟地等待,一秒钟一秒钟地盼望,终于彪哥回来了。看着他蓬乱的头发,憔悴的脸,我忍不住一下扑到他的怀里。彪哥环起双臂,紧紧地搂抱着我,一边热切地亲吻我。「小傻瓜,谁让你去找大狗熊的?他可是一个大恶魔,你一定吃尽苦头了。」「不苦,彪哥,只要见到了彪哥,我就一点也不苦了。」那天晚上,我躺在彪哥身旁,我们一直深深地亲吻着,像是永远都不会结束。他那根无比滚烫坚硬的大鸡巴高高向上顶在我的肚子上,我自己的鸡巴也响应着,翘起顶在他的身上。「彪哥,这两个星期一定把你的大鸡巴憋坏了,你操我屁股泄泄火吧!」「小傻瓜,你都伤成这样了,哥今晚不想再弄痛你。」我的头依偎在彪哥厚实的胸膛上,内心感到无比的幸福。彪哥忍住自己大鸡巴的欲火不操我,那是因为他关心我,他在乎我,他爱我!我敢肯定,彪哥他爱我!从他驿动的心跳里,我感到一阵阵的爱意向我袭来,让我的全身暖洋洋的。

  我这个性场的老手,爱情场上的处男,今天终于被「开苞」了,被彪哥的爱「开苞」了,彪哥的铁汉柔情,让我第一次尝到了爱情的甘甜。从那天以后,彪哥还是每天操我,我还是每天沉浸在彪哥的大鸡巴给我带来的性福之中。可是,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改变了。

  以前彪哥操我时「骚逼」和「婊子」这些粗野的称呼,慢慢变成了柔情的「豪」和「小傻瓜」;现在每次操我,彪哥都命令其他牢友转过身去,不再允许他们围观,我知道彪哥是想给我们创造一个爱的空间,在那爱的空间里,只有我和他,只有我们两人的性和爱;彪哥操我的动作还是那么猛,可是现在猛烈中加入了一分柔情,让我在享受性福的同时,内心感到一阵阵的暖意。

  转眼一年过去了,在我离开幸福监狱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彪哥抓紧最后的机会。

  「豪,痛吗?哥的大鸡巴要加速操了。」「我不痛,哥,你用力操我吧,被哥的大鸡巴操,我一点也不痛,我的屁股爽,心里更爽。」的确,彪哥的大鸡巴对我屁股里G点前列腺的猛操,让我全身酥软,欲仙欲死,而且,一想到操我的是彪哥,在我屁股里抽动的是我深爱的人彪哥的大鸡巴,一阵阵幸福的暖流从我内心不断涌出,洋溢全身。

  身体的性福感和内心的幸福感交织在一起,相互叠加,愈来愈强烈。彪哥的铁汉柔情让我真正领悟到了幸福的公式。幸福=性福+爱!性福+爱=幸福操完我以后,彪哥竟然做了一件我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彪哥居然用口来帮我吹鸡巴!

  「彪哥,你,你可是从来不帮男人吹鸡巴的……」「明天你就要离开幸福监狱了,哥想要拥有你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哥想让弟弟爽,让弟弟永远也忘不了哥。」「哥!我爽,弟弟爽死了……哥!弟弟永远也忘不了哥,一辈子也忘不了哥……」其实彪哥的口交技术非常生涩,他的牙齿还常常碰到我的鸡巴,有一点痛。但是,一看到这个百分之两百的超级阳刚大爷们,为了我放下爷们的尊严,在为我吹鸡巴,让我十分地感动彪哥爱我,就象我爱他一样,为了我,他什么都愿意做。

  我鼓起勇气,向他问出一直深埋我心底的那句话:「彪哥,你爱我吗?」彪哥抬起头,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深情一笑:「小傻瓜!」虽然从来没有从彪哥嘴里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我也从来不曾向他表白过我对他的爱,可是他深情的眼神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他爱我,彪哥他爱我。就象我爱他一样。

  我愿意做一个「小傻瓜」,彪哥的「小傻瓜」,沉浸在爱的甘甜中的幸福的「小傻瓜」走出幸福监狱的大门,我的心比进来时还要沉重。就要离开彪哥了,就要离开一年来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幸福的彪哥了,我的心撕裂般地痛。

  当「碰」的一声,沉重的大铁门死死地关起来的时候,我再也控制不住眼里的泪水,拼命拍打着冰冷的大铁门,声嘶力竭地喊出我心里深埋了许久的话:「彪哥,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彪哥……我爱你……我爱你」

相关链接:

上一篇:蹂躏的情节 下一篇:顶友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