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淫乱的妻子【完】(作者:不详)

发布日期:2016-08-29  来源:本站  阅读:加载中

结婚有三年了,我们一直没要孩子,小日子过的还算有滋有味,做爱基本是一周两次。

  妻子在某中外合营的企业上班,今年有27岁了,1米67的身高,白皙的皮肤,乳房不是很大,但我的大手刚好可以握住,长的是标准的白领。经常有早上她刚穿完制服,又想干她一遍的冲动。

  这几年妻子都不是很爱打扮自己,可是最近忽然打扮了起来。QQ上的朋友也越来越多,开始我没管什么,因为我是很信任她的。

  有一天,我正在看《男人帮》的杂志,她忽然很生气地说:“你再看这些美女图片和A片,我也出去玩去!”我很纳闷妻子为什么这么想,接着问:“你想玩什么啊?”妻子很自然的回答,我也参加同城聚会去。

  此时我心里忽然如巨石压住了一样,没说出话来。妻子看我不说话了,好像察觉到我在想什么?

  “怎么了,老公,怎么不说话了呢?”

  我没说什么,抱紧了妻子的身体,妻子睡觉从来都是裸睡,顶多穿一个内裤而已。

  这个光滑的身体,在属于我的那天已经不是处女了,不过我并不在乎这个,只要好好过日子就行。最近一年,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很少和妻子做爱了,很多次也都是以自己射了出去,但妻子没有很满意而告终。我不是一个思想守旧的人,也看了很多很多关于婚外情,换妻的报道,在以前工作不那么忙的时候,也是天天沉浸在A片和情色小说里。

  妻子看我还不说话,讨好我般的把头埋了下去,含着我那软软的龟头。忽然一阵很快的吞吐,一股以前从没有过的快感让我居然有些吃不消。怎么?妻子以前口交都是笨笨的,怎么可能会这样的方式。

  这个方式真的很奇特,她一直含着我的肉棒,就像平时吃面条那样,持续的在口中抖动,而且吸得很紧,舌尖快速地缠绕着龟头冠状沟和马眼的地方。要不是刚才很紧张,好悬一下子射出来,并且还有强烈的喷尿的感觉。

  我惊异的看着妻子,她的秀发遮住了她的脸庞,小嘴依然含着我的阴茎,在换着方式轻轻咬着。我问了句,你参加过同城聚会吗?

  妻子看了我下,说:“以前和朋友一起参加过,但真没发生什么,还是在我们结婚前,那时心里已经有你了,不可能做伤害我们的事情的。”

  妻子又说:“只是最近,瑶瑶的老公出差了,去广西一年呢,她想去参加同城聚会,自己不敢去,前两天叫我一起去,可我没答应。”

  说完妻子请求原谅般的看着我,小眼睛水汪汪的,那么叫人心疼。可是从妻子的眼睛里,我看出了一种欲望,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就是——性欲!

  妻子以前男朋友就不是很少,其实要在床上满足这类型的女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妻子以前总埋怨我,做完一次就完事了。从没一天晚上做三次过。但一般一次我总自己觉得质量很高,几乎都可以半个小时以上,可是妻子还是没有满足。

  妻子是个善良的女人,她在乎着我们的感情而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欲望,这也是件很为难的事情。我理解压抑自己时的痛苦。而且谁也不能保证,压抑久了,会不会爆发。

  想到这里,我忽然把妻子压到身下,直接把已经涨的不行的肉棒放进了她的小穴里,妻子嗲声道:

  “老公,好棒啊··怎么忽然就插进来了呢,水水还没完全出来呢··。”

  我慢慢的抽插着,双手在慢慢抚摸着爱妻的全身,心中在想,我是不是该让妻子得到她想要的快乐呢?我把妻子的双腿放到我的肩膀上,这样双手可以解脱出来,揉捏妻子圆润丰满的屁股,当我的手抚摸到妻子的屁股沟时,她忽然一紧张,夹得我的肉棒差点射出来。难道肛门附近这么敏感吗?三年了,我这么才发现。以前提过肛交,可是都被妻子拒绝了,有一次插了个龟头进去,妻子都疼的不行了,就没再忍心插进去。

  听着妻子刺耳的叫床声,“啊 ··啊 ··啊 ···老公··太舒服了··老公··使劲啊··。”

  我听见使劲的时候,用双手握住了妻子的两个乳房,腰部开始用力,快速地抽插着老婆。屋子里全是老婆的呻吟声和皮肤碰撞的声音。

  “老公··快点··老公··射里吧··射里吧··我带环了··你不用担心···啊··啊··以前不是总说射在外面难受吗?··啊··这次射里吧”。  好久没体会到射里的感觉了,被妻子温暖的小穴夹得如此舒服,快速的插了几十下之后,深深的把肉棒扎进了妻子的阴道深处,一阵狂泻,有一周多没做爱了,精液几乎是喷在了妻子的子宫中。

  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的过程。也许,我该放松下我们了。高潮过后,我抱着妻子,和她说,:“宝贝,同城聚会没什么,只要你记住我们在一起是最重要的就好!”妻子感激地抱着我,说:“老公最好了”!··· ···那也与妻子谈心缠绵之后,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一要增强自己的体质,满足性爱的需要;二要努力工作,让妻子过更舒服的生活。

  大概两周后,妻子接到了瑶瑶的电话,说组织了个聚会,在开发区的温泉浴馆,一起去啊?带你老公也可以,你知道我自己不敢去啊!一共就六七个人!

  妻子拿着电话看着我说,老公,瑶瑶又找我。我说,去吧,我要是有时间也一起去! 妻子一脸惊喜的告诉瑶瑶,带老公,准时到。瑶瑶的电话声音忽然很激动,大到我都听的见,那太好了!一定放开玩啊!

  第二天下午三点,我们准时到了温泉浴馆集合。路上妻子问我,要把握什么分寸,我说只要记得我们要一辈子一起就好,其他你什么都不用顾忌,放开玩玩吧!最近压力都不小。

  这是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会所了。洗浴大厅是男女分开,之后是自助餐的大厅,还有男女共浴的大厅,最豪华的就是休息大厅了,休息大厅有专门提供酒水的吧台,还有沙发,沙发是全自动的按摩沙发,躺在上面,沙发自己就会上下浮动。

  到了接待大厅,我和妻子是最晚到的,瑶瑶已经等候多时。瑶瑶长就一张桃花脸,有那么点像AV女星麻美。身材属于丰满型的,生完孩子之后,部分地方看着有点臃肿。和我妻子没有可比性了,但她皮肤极其好,乳房也是大的随时感觉到蹦出来。

  大厅内除了瑶瑶还有四个男人,都在三十上下,分别叫阿强、阿宾、石峰,另外一个人是美国人,叫杰克,但没有那么高大。互相问好后,阿强说,小梅(我的妻子)比三年前更漂亮了啊!更有女人味了。妻子笑笑说,我们有这么久没见了啊!

  阿宾张罗大家先去洗澡,然后在休息大厅集合。

  我和阿宾、阿强、石峰、杰克去了男澡堂。看到他们的老二我觉得今天晚上妻子和瑶瑶和有得玩了。阿宾、石峰的都有15厘米长,而且很粗。阿强的是细长细长的,大概得有17厘米那样。杰克应该算是外国人里老二比较小的,也得有18厘米以上。

  我们几个很快打成一片,他们也知道我来也是为了放开玩的。杰克说要是知道这样,下次一定把自己的女朋友带来,是个俄罗斯女生,看我们谁能降服的了。阿强和石峰还在说,瑶瑶的他们见过最骚的,经常找他们单个出去干,但从没几个人一起干过瑶瑶。我们很快的洗完澡,走进了休息大厅,休息大厅美女不少,都是裹着个浴巾,各个都很性感。

  我们几个等了几分钟,瑶瑶和妻子便出来了,妻子好像还化了淡妆,我的天,太诱惑人了,妻子把浴巾缠在中间,露出诱人的香肩,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浴巾缠到腿根,仿佛一动就可以看到内裤,但真看不出,妻子到底穿没穿内裤在浴巾下边。

  瑶瑶则更开放,露出一半乳房来,我们几个用眼神交流着,肯定没穿内衣。而且浴巾缠在瑶瑶身上总感觉很小呢。 妻子先是朝我走来,我说道,“亲爱的,你太美了!”他们几个都都朝妻子靠了过去。这时瑶瑶自己拿着饮料做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好像不是很高兴我们全都跑围到妻子那去了。我看到后,和妻子说,你去玩吧,我去陪陪你的闺中好友。

  妻子走到了吧台前边,做到了吧台的高教凳上,要了她最爱喝的果汁,这时阿强、阿宾、石峰也凑了上去。我和杰克坐在瑶瑶的脸庞,当我还有所顾忌的时候,杰克已经把手伸到了瑶瑶的浴巾里,在揉捏着瑶瑶的大乳房。杰克用很生硬的汉语告诉我,很大,很软。

  瑶瑶很享受杰克的抚摸,表情很调皮的冲我笑笑。我把嘴贴到了瑶瑶的小嘴上,其实瑶瑶对来我说,除了这名细腻光滑的皮肤,就是这张嘴,嘴不大,嘴唇微厚。记得第一次见到她就像幻想着把老二插到她的嘴里,今天可能要梦想成真了。

  我们杰克分别握着瑶瑶的乳房揉捏着,真是太舒服了,此时我俩的裤裆早已被硬的不行的老二支了起来。杰克另一只手顺着瑶瑶的浴巾下边伸了进去,从大腿抚摸到小穴,然后惊奇地对我说:“真没有穿内裤啊!”

  瑶瑶脸忽然红了,说,“人家来了就是被你玩的,就不穿了啊!”我一边捏弄着瑶瑶的乳房,一边看着坐在吧台前边的妻子。妻子被三个围着,他们三人的手当然一点也没闲着。阿强在妻子的左边抱着妻子的小蛮腰,脸在贴着妻子耳根说着什么,阿宾在妻子右边手一直游荡在妻子的胸口上。石峰则在后面抚摸着妻子的大腿。妻子面色绯红,显然早已动情了。阿宾的手已经伸进了妻子的浴巾里,不断地鼓动着。我能看到的是妻子隆起的浴巾几乎要被撑开,右侧阿强的手,估计也在老婆的胸上活动呢。

  石峰把手从妻子的浴巾底部伸进去,可是拽出的是内裤,妻子坐在高脚凳上,内裤已经褪到了大腿根部,可妻子忽然抓住要被褪下的内裤,向我看来。看见我和杰克正在恣意的玩弄着瑶瑶,才松开手。妻子的内裤自然的被石峰取下。石峰交给了吧员,示意他保管下。吧员放在嘴边闻了闻,笑道说:极品!

  石峰的手指轻轻的研磨着妻子的阴唇,还用手指一指拨弄妻子的阴蒂,妻子兴奋的只能靠在阿宾身上,任由阿强和阿宾的四只手在身上乱摸。阿宾在妻子耳边轻轻的说,“嫂子的皮肤太好了,乳房这么硬挺,我们怎么也摸不够啊。”

  “那你们就使劲摸个够吧,今天就是来和你们玩个痛快的”。石峰的手指已经伸进了妻子的阴道中,不断地插弄着,这时阿强也把一根手指伸进了妻子的阴道。石峰说,“两根手指有点费劲啊,嫂子结婚这么久了,阴道还这么紧致啊。”

  妻子说:“那是你大哥很少使用啊···· 便宜你们了”。

  石峰和阿强的手指在默契的抽抽出出,已经能听到妻子阴道清脆的水声了。

  这时石峰把自己裤子脱下,把妻子扶了起来,那妻子双手爬在吧台上。从后面把自己的老二插入了妻子温暖的阴道。 “啊···好舒服··啊··好大啊····”妻子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石峰对阿强和阿宾说,好紧啊,真是极品啊。这时帮保存内裤的吧员,淫笑的看着妻子的脸庞。 妻子说:“先轻点,轻点,太大了有点受不不了·· 啊 ··啊 ···啊 ·” 石峰扶着老婆的小蛮腰,慢慢地抽插着阴茎,在享受着这温暖肉壁紧紧包裹的感觉。

  阿强和阿宾的四只手不停地抚摸着妻子的每一个部位。在石峰的抽插下,妻子说着语无伦次的话。 “摸我的奶子,使劲摸我的奶子,石峰,可以快一点了,可以快一点了··啊··啊···” 石峰像听到命令一样,立刻加快了频率,妻子的屁股被撞的啪啪直响。这个屋子里很多在调情的男女都在看着这出表演。虽然光线很暗,但觉得众人的眼睛都是发光的。

  石峰快速抽动五分钟后就紧紧地抱着妻子抖动起来,估计他是射精了。石峰自己还说,“太紧了,受不了了!”

  这时阿强让妻子靠着吧台,从正面把阴茎放入了老婆还在流出精液的阴道中,妻子双手紧紧搂住阿强。看着自己的小洞在进进出出着阿强的老二。觉得每次都顶到自己的子宫口,让自己兴奋异常。妻子对阿强说,你插得好深啊,我都快站不住了。这时阿强把妻子抱起来,边走边干着她,把妻子放到了吧台最近的沙发上。

  阿宾一见妻子躺下了,马上把阴茎放到了妻子的小嘴里。妻子清脆的呻吟声,马上变成了呜呜的声音,嘴角不断有口水流出来,阿强则更使劲地干着妻子的小穴。

  这边,我和杰克玩弄着瑶瑶,她真是个十足的荡妇。把杰克的大老二用嘴咬硬之后,直接坐了上去,让我惊叹她的阴道得有多大!然后一边还嘴里还使劲地唆弄着我的阴茎,这种感觉又上来了,就是那天晚上妻子用的办法,可能妻子是跟瑶瑶学的吧。我兴奋的差点尿出来,把瑶瑶的头紧紧贴在我的老二上,把阴茎深深插进瑶瑶的喉咙里,真是太舒服了!觉得瑶瑶的嘴,热热的,暖暖的,一点不次于妻子的阴道得感觉。瑶瑶想喘口气,可是无奈我的力气使得太大了,瑶瑶的嘴角流着口水。

  杰克从下往上使劲地干着瑶瑶,双手还不停地拉扯着瑶瑶的乳房,我也跟着用手拉拽着瑶瑶的乳房,使劲地揉捏着,我俩似乎要把乳房捏出印来。以前自己的媳妇不舍得使劲捏,这下可过瘾了。瑶瑶的大乳房被我们捏成各种形状,好像要挤出水来,可是我们越使劲,瑶瑶越兴奋。

  我回头看看自己的妻子,已经被扒光了被人按在沙发上使劲的操着,正在干她嘴的阿宾好像射在了妻子的嘴里,妻子嘴里流出了很多白色的液体,妻子还在轻轻含着阿宾的阴茎。下边,阿宾正用他17厘米长的阴茎使劲地冲击着妻子的小穴,妻子的小穴微微泛红,可能是有点肿了吧,毕竟他们的肉棒都不小。阿强一阵狂干,把妻子干的呻吟声很大。

  “啊·· 啊···好长啊啊····啊···太舒服了··,好阿强··好阿强··使劲啊·····啊··干死我吧···”妻子的叫床声,是我从未听到这么放荡的。

  看着妻子被人狂操,我心里有种莫名的冲动感,用老二使劲地抽弄着瑶瑶的小嘴,好像要把快感全部发泄出来一样。这时杰克好像要射精了,双手死死拽住瑶瑶的乳房,老二一直向上顶着。瑶瑶兴奋的把我的老二吐了出来。

  “杰克··好大··射进去了··好烫啊··好多啊···舒服死了···”瑶瑶的呻吟也语无伦次了。

  杰克射完后就坐到了旁边,瑶瑶把我的老二又含进去。下体不断向下留着精液,淌出来好多好多。我心想,外国人的老二大,装的东西也多啊!

  杰克问我,可以去我妻子那边吗?我说,“当然可以,但要轻点,别弄坏了她,她可没试过你这么大的烂鸟!”

  杰克走向了妻子,看着被阿强干的失神的妻子,把头埋在了妻子的耳旁说,用生硬的汉语说,小美人,一会我要把你干的晕过去。

  妻子妩媚的看着杰克说,“看你的本事了··啊··啊···阿强··再快点啊··啊····人家要高潮了··快啊···”。

  阿强更加快速地撞击着妻子的小穴,放佛要把所有力气都使出来一样,干妻子的频率我觉得比我看的A片还要快。妻子突然呻吟道,:“啊·· 啊··出来了 出来了 啊··好舒服啊··”

  阿强只觉得一股热浪紧紧缠住自己的老二,自己也情不自禁地喷洒出精液来。

  妻子的脸和胸口微微泛红,我记得女人很难被男人这么干出高潮的,看来不是难干出,而是需要刺激的气氛和持久的插入。

  石峰已经恢复了体力,朝我和瑶瑶的方向走来,瑶瑶暧昧的看着石峰,有酸劲的说,“才想起我啊!”石峰拍了下瑶瑶的脸蛋说,“这不是来了吗?”我把瑶瑶放倒在沙发上,把阴茎放了进去,可是感觉有点空,里面还都是杰克的精液。我看看石峰说,还是我们一起吧。

  石峰很快的明白了我的意思,坐在沙发山个,把阴茎放入了瑶瑶的阴道中,瑶瑶还有点不太明白怎么回事。石峰抽插两下后,告诉我,没问题了,也放进来吧。

  瑶瑶是面向我的,我把瑶瑶的双腿分的更开,然后把阴茎一点点挤入已经有一根阴茎的阴道里。瑶瑶大呼:“不行啊··不行啊··会实坏的··这个没试过啊。”石峰说,刚才你被杰克干松了,应该没问题了。

  我和石峰一起进出,真是杰克的精液起到了润滑作用,要不这两根阴茎也得互相磨坏。我们一起越来越用力。我抓着瑶瑶的双腿,尽量分开大,然后使出全身的力气向下插。石峰则双手握紧瑶瑶的乳房,像把方向盘的姿势似的,使劲地上下揉捏着,还把瑶瑶的乳头拉长好远。

  瑶瑶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呻吟着,“太爽了···有些疼··你们轻点··轻点··,啊··啊····小穴快爆了···啊···太会玩了你们··这样迟早··啊 ·啊·被你们玩死啊。”

  我戏谑的看着瑶瑶,“那以后还要我们这么玩你吗?”

  瑶瑶失神地看着我说,:“要··啊··要··被你们干坏也···啊··要”!

  这时我的妻子正在气喘吁吁的躺在沙发上,阿强和阿宾坐在一旁抚摸着妻子,杰克则站在妻子的两腿之间,先是抚弄着妻子的白腿,然后用他粗糙的手指摩擦着妻子的阴蒂。

  妻子时不时地看着杰克,她看到杰克的肉棒后,是兴奋,是期待,是有一丝的害怕。杰克用手玩弄会妻子的阴蒂后,把头埋了下去。双手把妻子的阴唇扒开,用舌头使劲探弄着妻子的阴道,妻子以前没受过这样的挑逗,紧张的脚趾都攥在了一起。

  杰克的大嘴直接把妻子的外阴含在了嘴里,还不停地唆弄着阴蒂,然后大舌头开始由阴道向下,在舔弄妻子阴道和肛门之间的地方,妻子更加紧张了,说 ,“不要往下了,脏。”

  可是杰克依然把温暖的大舌头贴在了妻子的肛门上,边说,好漂亮,好精致的小洞的。然后用舌头使劲地舔弄。妻子显然受不了这样的舔弄,阴道居然又流出很多水来。这时我想起以前我抚摸妻子的屁股沟她总很紧张,也许妻子的最大的兴奋点,不在乳房,不在轻抚,也不再阴道,而是肛门区域。

  杰克双手使劲揉捏着妻子丰满的屁股,最还停留在妻子的屁股沟里。听妻子呻吟道:“请放进来吧,啊··啊··受不了了···请你用你的老鸟干我的小穴吧。”

  杰克放开妻子的屁股,慢慢移了上来,用粗大的老二拨弄着妻子的阴道口。渐渐,大龟头放进去了,妻子闭上眼睛,紧皱着眉头,等待这只巨棒的插入。一点一点,杰克的肉棒挤进了妻子的阴道。

  妻子长呼一声 “ ̄ ̄ ̄ ̄啊  ̄ ̄ ̄ ̄ ̄ ̄好充实啊 ̄ ̄ ̄ ̄ ̄”。阿宾和阿强看的很是过瘾,就连那个吧员都来旁边观看外国男人狂干中国女白领。杰克说:“太紧了,从来么干过这么紧致的阴道,一定更多干干。”

  妻子边被杰克的大鸟干着,边哼唧说:“让杰克干个够·啊··啊···太爽了··原来大鸡巴是这么爽的啊,我的腿都麻木了····浑身··都酥了·啊···”。杰克在开始慢慢的抽动了四五百下后,开始大幅度的抽动,阿宾和阿强分别把着妻子的双腿,让杰克插得更深,每次杰克都把老二完全拿出,又完全的插进妻子的阴道中,连妻子躺着的沙发都发出里面弹簧变弯的声音。妻子快活地呻吟着,淫水不断地流出来,放佛真快要晕过去了。

  “啊 ·· 啊····要不行了···要被你的大老二干穿了···顶的人家子宫·好疼··好快活啊··啊··啊···”妻子不断的淫声浪语着。

  杰克似乎是因为被妻子夹得太紧,一只大手把按着妻子的肩膀,一只大手罩在妻子乳房上,快速地抽动着,妻子和杰克的情绪都几近疯狂。杰克猛烈地抽动了二百多下后,把妻子深深的压到了身体下边,妻子只觉得阴道一涨一涨的,她知道是杰克射在了她的体内。本身杰克的老二就很大,一股一股射精时的力度让妻子好不痛快,她使劲夹紧着杰克的阴茎。

  杰克说:“你夹得真舒服,从没这么干过女人,舒服及了。”

  妻子妩媚地和杰克说,我也是,从没这么痛快过。旁边的吧员看着妻子高潮后的样子,手小心翼翼地搭在妻子的乳房上,说:“你是今晚这个会所嘴漂亮的女人了,我可以····?”

  妻子看着可爱的吧员,这个小伙子也就20岁,说,来吧,进来吧,被他们四个玩过了,也不差你一个了。

  吧员用几乎一秒钟脱了自己的裤子,然后插进了妻子已经满是精液的阴道,快速地活动着。

  这边我和石峰吧瑶瑶作弄的不行,我俩一起快速地抽插着瑶瑶的阴道,瑶瑶紧紧的抱紧我,忍受着这从没有过的冲击,也许是太刺激了,我俩在一起操弄了瑶瑶大概七八百下之后,竟一起用肉棒顶住瑶瑶,射在了她的子宫里。之后拔出的时候,瑶瑶的阴道口经过许久才完全合上。

  瑶瑶不顾从阴道中流出的精液,用嘴给我和石峰清理着老二,我俩互相对视的笑着。

  那个吧员干了妻子不到10分钟就射了出来,这时阿强又插入了妻子的阴道。妻子对阿强说,:“小坏蛋,不让我休息下啊。” 阿强不好意思的说,“嫂子你太漂亮了,让我们安奈不住啊!”

  阿宾边揉搓着妻子的乳房边说,“我们一辈子第一次干到你这么漂亮的人妻,总怕以后没机会再干到”。

  妻子满脸绯红的和他们说,“只要你姐夫同意,我任你们随时玩,啊 ··啊···阿强又把我的瘾干出来了··啊···啊···”。

  这一夜,妻子大概被每人干了三次,后来被那个吧员又干了一次,我也干了一次。瑶瑶后来被我和石峰干完后,不知道怎么和旁边的几个小青年勾搭上了。被拉到角落里干了一夜,当我们收拾好找到瑶瑶时,她浑身都是精液,浑身轻一块紫一块的,好像被干的不轻,后来听服务员说,她好像被这个屋子所有的人干了一遍,我想了下,这个屋子除了我们,男人最少也得有吧不到一百人吧。

  我想瑶瑶可能是憋太久了,这么一个荡女,三个月没碰男人了,能受的了吗。

  我和妻子回到家里,妻子倒头大睡,也许是昨晚被干的次数太多了,有些疲倦了。看着妻子熟睡的表情,真想不到这么个标准的白领,能有昨晚那么极其淫荡的一面。也许我们的激情生活,又将有个新的开端。


  【完】